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色谈笑傲

色谈笑傲



  话说林震南夫妇被押进了破庙,于人豪、方人智、贾人达三人,立即冷嘲热讽,威胁利诱,千方百计想套出辟邪剑谱下落。林震南久走江湖,沉稳内敛,不吭不响;但林夫人却脾性火爆,当场回嘴怒骂。贾人达与林夫人对敌时,腰上被踹了一脚,兀自隐隐作痛,如今见她桀骜不驯,不禁勃然大怒。
  「格老子,入妳的先人板板!皮痒欠揍啊?」贾人达一面咒骂,一面上前抬腿欲踢。林夫人乃金刀无敌王元霸的闺女,自幼娇纵蛮横,脾气霹雳火爆,动不动便拔刀伤人。如今虽已三十九岁,但火性丝毫不减当年,她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毫无惧色的骂道:「什么玩意?有种你就把我夫妻俩给杀了!想要辟邪剑谱,门也没有!」贾人达正要一脚踢去,却听方人智厉声喝道:「贾师弟!师父当初是怎么交待的?姓林的小子已经被人劫走,他夫妇俩要是再有什么闪失,师父不剥了你的皮才怪!」贾人达武艺平庸,人品猥琐,在门中一向没什么地位,闻言冷哼一声,硬生生的将脚缩回,果然不敢踢了。
  林震南夫妇不见爱子踪影,心?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景底缘S牵缃裎胖盐怂龋唤残斡谏A址蛉饲椴蛔越芽谖实溃骸甘鞘裁慈司茸咚模俊褂谌撕览浜咭簧嘤Σ焕恚ね范约秩舜锏溃骸讣质Φ埽阕邢傅乜醋潘虮鹪偻背鍪裁绰┳樱液头绞Φ艹鋈フ艺遥茨懿荒芙切⊥冕套釉僮交乩矗 辜秩舜锪鹩Γ车牡溃骸甘π址判模乙欢ɑ岷煤每醋潘Vず姑膊换嵘僖桓 褂谌撕类帕艘簧欧饺酥亲叱銎泼怼K┣敖鸥兆撸秩舜锪⒓椿涣烁鋈怂频兀帕似鹄础?br />  「格老子!入妳的先人板板!妳这个婆娘再凶给我看看,老子不扒妳的皮才怪!」林夫人虽然看见林震南不住向她使眼色,但怒火中烧,狠劲发作,忍不住仍亢声怒骂。贾人达嘿嘿冷笑,上前一把抓住林夫人头发,手臂一使劲,就将林夫人拎了起来。他掉头对林震南道:「瞧这婆娘凶悍模样,你平日定然常受她气,嘿嘿……老子今天就替你出一口气!」他说罢,拎着林夫人就往隔壁禅房走。
  林震南情知不妙,立即温言道:「这位兄弟,拙荆脾气一向火爆,你又何必跟她一般见识?若因此违背尊师令谕,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贾人达闻言一愣,停下脚步,但林夫人却仍双腿乱蹬,怒骂不停。
  「不要脸的东西!你只会趁人之危,有种你就放开老娘,看老娘不一脚踹死你!」林夫人骂完「呸」的一口唾沫,正中贾人达脸颊,贾人达脸色一变,气冲冲的拎着她就走。林震南只听隔壁禅房「砰」的一声巨响,显然林夫人已被贾人达掼在什么木器上头。他幽幽叹了口气,暗道:「娘子,妳这又是何苦呢?」他心中正自七上八下,贾人达忽然又走了回来。
  「林总镖头,咱们打个商量,你要是肯告知「辟邪剑谱」的下落,我就放过你老婆,否则……嘿嘿……」「我们林家辟邪剑法,一向都是亲传口授,那有什么辟邪剑谱?」「呵呵……你是吃了秤锤铁了心,硬是不肯说啰?没关系,我这就去问你老婆。嘿嘿……你老婆都一把年纪了,身材脸蛋还是这般惹火,嘻嘻……老子要是忍不住,作出什么事来,你可别后悔啊!」林震南万万没料到,堂堂青城派的弟子,竟会说出这种低俗淫秽的话语,气愤之下,不禁放声怒骂。
  「无耻!亏你还是名门正派弟子,怎么言语如此下流!青城派的脸都让你丢光了!」贾人达见林震南气急败坏,不禁深感得意。他眼珠子一转,猥亵的道:「嘿嘿……你舍不得了吧?我现在就去侍候尊夫人,你要是改变心意,愿意说出辟邪剑谱下落,就招呼我一声。」林震南气得呼呼直喘,胸膛如要爆裂,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林夫人被贾人达拎着头发掼在禅床上,直摔得气血翻腾,头晕欲呕。虽说她常年习武,周身肌肉弹性颇佳,但穴道被制,双手紧缚,一摔之下,仍是疼痛不已,难过万分。贾人达说的那些下流话,她在隔壁听得清清楚楚,羞愤之余,血气更是难以平复。
  「嘿嘿……妳凶巴巴的瞪着我干啥?想吃了我啊?嘻嘻……老子先喂妳吃个大鸡巴!」贾人达语音高亢,言词下流,有意要让隔壁的林震南听见。林震南闻言,果然焦急的叫道:「你不要乱来啊!……娘子!妳没事吧?」林夫人羞得满脸通红,高声叫道:「震南!你别听他胡扯,我没事!」「嘻嘻……总镖头,尊夫人当然不敢承认啦!她死盯着我的大鸡巴,可一副馋相呢!唉哟,怪怪,妳这小嘴可真能干啊!唆得老子鸡巴挺硬,呵呵……是不是想要老子尽快肏妳啊?」贾人达一面笑瞇瞇地盯着林夫人,一面随口编一些淫秽话语,刺激隔壁的林震南。他唱作俱佳,绘声绘影,极尽龌龊之能事,林震南听得心惊肉跳,头皮发麻,心中不禁犯疑:「难道娘子真会如此?不可能啊!」林夫人羞愤难当,一面高声向隔壁的林震南辩解,一面抽空怒骂贾人达,既羞且怒之下,全身发抖,几欲昏厥。贾人达见泼辣凶悍的林夫人,竟被自己气得发抖,心中不觉愈发得意。
  「格老子!妳这婆娘怎么不凶啦?他奶奶的,老子腰上被妳踹了一脚,到现在都还隐隐作痛。格老子!妳用那只脚踹老子的?快伸出来给老子瞧瞧!」他说着一矮身,竟然伸手要脱林夫人的鞋子,林夫人这一惊,可真是非同小可。要知其时,女人足部的私密性,几乎等同于女人的贞操,未婚女子要是玉足让人瞧见,那可是非嫁给瞧见的人不可。林夫人虽是已婚妇人,但玉足之凛然不可侵犯性,却绝不逊于胯间的风流小穴。
  林夫人情急之下,右腿一抬,便向贾人达踹去。但她双手紧缚,穴道被制,这一腿实是软弱无力,贾人达随手一捞,便将她连腿带脚?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谧笠赶隆?br />  林夫人「啊」的一声惊呼,左腿随之而起,贾人达侧身一捞,又将林夫人左腿?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谟乙赶隆K只繁В揭附艏校偈庇肓址蛉诵纬伞咐虾和瞥怠沟囊嘟缓献颂?br />  「你……不要脸,快放开我!……你想……干什么?」「嘿嘿……老子想看看妳下面那张嘴,是不是也一样凶悍泼辣,嘻嘻……」林夫人个性爽朗火爆,豪气不让须眉,就算砍她一刀、刺她一剑,她也不会稍绉眉头。但如今被贾人达如此猥亵夹住双腿,却使她倍感羞辱害怕。她是个已婚妇人,熟知男女之事,她心想:「眼前这萎琐汉子,裤裆高高鼓起,双手在自己腿上狠命揉捏,万一他真用那丑陋的东西玷污自己,那可怎么办啊!」真要打打杀杀,她根本毫不在乎,但清白身躯遭受玷污,她可是一想就怕。
  贾人达原本只想吓唬一下林夫人,好好挫挫她的锐气,谁知触手之下棉软滑腻,虽然隔着一层绸裤,但仍能清楚感觉到玉腿的丰腴柔嫩。一股热流突然由腹下窜起,阳具随之坚硬粗大,他身体本能的向下弯去,挺翘的阳具也隔着裤子,直指林夫人饱满的阴户。他心想:「格老子!这婆娘奶大腿长屁股翘,身上肌肤又软又滑,妈个屄!就算被师父剥层皮,老子也要弄她一下!」他淫心已起,欲火已炽,当下封住林夫人腿上穴道,猴急的便去脱她衣裤。
  林夫人无法动弹,又羞又气,眼中直要喷出火来。一会,林夫人的衣裤、小衣、鞋袜,一件件都被硬扯了下来。她光滑白皙的肌肤,散发出蛊惑炫目的光彩,雪白圆润的双腿,羞怯怯的微开,绒毛密布的下体,赤裸裸的显露。贾人达两眼尽赤,猛地低吼一声,趴在林夫人腿裆间,就是一阵狂吻。
  「不要碰我!……不要脸……震南!……快来救我啊!」贾人达湿漉漉的舌头,在林夫人赤裸的腿腹间游移,简直比蜈蚣毒蛇还要可怕。惊慌失措的林夫人,不断发出尖叫,全身也泛起大片鸡皮疙瘩,但此时,又有谁会来救她呢?
  「败类!我踹死你!」突然一声爆喝,紧接着「轰隆」一声,低头舔吻林夫人私处的贾人达,已被踢飞撞上墙壁。原来隔壁的林震南也和林夫人一样,虽然双手紧缚,穴道被制,但双腿却仍可勉强行走。他听到妻子呼救,不声不响走入禅房,冲着贾人达的屁股,上去就是一脚。
  「格老子,入你的先人板板!你找死啊!」林震南穴道被制,双手紧缚,腿上力道不足;贾人达虽然狼狈,但却并无大碍。要知他在青城派中,虽算是武艺平庸,但与一般江湖人物相较,却仍然可称高手。他翻身爬起,立即骂声连连的扑了过来。林震南慌忙使个鸳鸯腿,欲跃起踢击贾人达面门,但他穴道被制气血不畅,虽?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酒鹬耍次拊酒鹬怠?br />  说时迟那时快,贾人达不闪不避,直入中宫,一掌正中林震南心窝。林震南倒飞而出,「哇」的一声口喷鲜血,随即颓然倒地。
  「啊呀!震南……你怎么样……震南……你答应我啊……」林夫人焦急的连声呼唤,贾人达却得意洋洋的道:「什么林震南?震你个奶奶!老子随便一掌,就把你给打趴下了,那老子不是震他奶奶的东南西北?哈哈哈……」林震南在地上挣扎着坐起,气息微弱的道:「娘子……妳放心……我死不了…」话没说完,又吐了口鲜血。
  贾人达揪住林夫人头发,一把将她拽起,另一手则在她硕大嫩白的奶子上,胡乱搓揉抚摸。他耀武扬威的向林震南道:「林总镖头,怎么样?辟邪剑谱在那啊?你要是再不说,嘿嘿……我可真用大鸡巴捅你老婆啰!怎么样?快说吧!」「天啊!气死我啦!」林震南大叫一声,鲜血狂喷,当场气晕过去。
  贾人达见林震南的胸前满是鲜血,萎缩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心中不禁有些害怕。他心想:「此次师父命我等下山,首要任务便是探知辟邪剑谱下落,万一林震南真被自己打死,那……」想到这他心头一惊,慌忙放开林夫人,趋前探视林震南,经过这一番折腾,他灵明已复,色心大减,开始考虑要如何善后了。
  「嗯,气息微弱,脉象紊乱,不过……一时半刻应该还死不了……」贾人达从怀中掏出一颗丹药,小心奕奕的塞入林震南嘴里,而后将他扶起盘坐,助其推宫活血。一会,林震南鼻息渐粗,面色稍显红润,已不复奄奄一息的神态。
  贾人达长嘘一口大气,心想:「格老子!真是好险,差一点吓死我啰!」林夫人见贾人达为夫婿疗伤,便也不吭不响,及至林震南鼻息渐粗,面色转为红润,她才喜极而泣。
  「格老子!妳这婆娘哭什么?我青城派伤药灵验无比,妳老公包准死不了!
  嘿嘿……妳要怎么谢我啊?」林夫人心想:「人是你打伤的,不找你算帐就不错了,干嘛要谢你?何况你刚才还想对我……」她全身赤裸,火性也弱了三分,当下勉强憋住了到口的怒骂,强忍着默不作声。
  贾人达见她不吭气,心想:「这婆娘显然怕我了,她奶奶的!她一身细皮嫩肉,怎么看怎么动火。格老子!到底要不要弄她一下啊?」青城是名门正派,门规森严,众弟子虽偶有触犯,但大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至于像奸淫妇女此等重大劣行,可还从未有弟子胆敢触犯。贾人达虽人品猥琐,小过不断,但面对森严门规,却仍不得不思揣再三。
  林夫人见他低着头,口中喃喃自语,不知他到底打什么主意;况且自己又赤裸裸地毫无遮掩,心中不禁忐忑不安。她心想:「瞧他替震南治伤的紧张模样,显然他师父早有交待,只要我不再激怒他,谅他也不敢再作什么非礼之事……」「你……你师兄出去半天……大概也快回来了……你……让我……穿上衣服吧!」林夫人鼓足了勇气说出这些话,说完已是羞得满脸通红,就连赤裸的雪白肌肤,也都泛起一股淡淡的红潮。贾人达心中正自天人交战,闻言朝她一瞥,不禁又是热血沸腾,心猿意马。
  林夫人面貌本就极美,常年养尊处优下,肌肤更是白里透红,粉嫩滑腻。现虽已年近四旬,稍显丰腴,但因习武不懈,周身却玲珑浮凸,毫无赘肉。如今她含羞带怯,赤裸仰卧禅床,那具成熟美艳,极尽肉欲诱惑的赤裸胴体,又岂是二十出头的贾人达,所能轻易抗拒?贾人达一瞥之下,目光再也难以移开,他从头到脚贪婪的淫视着林夫人,适才好不容易平复的欲火,又再度熊熊燃起。
  「唉呀!你……干什么……你放手啊!……他们马上……就回来了……」「妳别叫!先让老子摸两下,过过瘾!」贾人达蹲身握住林夫人的脚,又闻又唆又舔,另一手则顺着小腿大腿直上,探索林夫人股奥密处。
  林夫人羞愧欲绝,心中直呼:「毁了!毁了!」要知她成年之后,除了夫婿林震南外,可没别的男人看过她的脚。如今这猥琐汉子,不但看了,还用嘴巴又唆又舔;这种亵渎行为,和自己真正失身,又有什么两样?
  「呜……你杀了我吧……呜……」林夫人悲愤的哭出了声来,贾人达却欲火高涨,欲罢不能。他起身迅快拉下裤子,扳开林夫人双腿,握住那昂头怒目的鸡巴,便朝林夫人饱满紧凑的阴户顶去。林夫人羞愤之下,全身肌肉紧绷,私处干涩毫无淫水,贾人达火热硕大的龟头,虽然紧抵裂缝凹陷处,但一时之间,却也难以顺利进入。
  「格老子!妳这小屄怎么比处女还紧?弄得老子鸡巴生疼!」贾人达硬顶之下,龟头被阴毛划出了一道伤口,伤口虽小但疼痛异常。他握着鸡巴一瞧,心想:「她奶奶的!这婆娘怎么一点水都没有,干脆先帮她舔舔算了!」他头一低,双手大拇指按住阴户两边的嫩肉,向左右一掰,林夫人那娇嫩嫩的小穴,立刻便清楚显现出来。
  「嗯,这屄不错!粉嫩嫩,红樱樱,生过孩子了还是这么紧!」他一伸舌头,先将阴户整个刷了一遍,然后就用舌尖往小穴不住钻探。林夫人被他搅和一阵,下体不由自主便逐渐湿润,贾人达察觉后,舔得可更来劲了。
  一会,淫水益发多了,贾人达心想:「这回肯定行了!」便起身将林夫人双腿扛在肩上,准备来个一举突破。
  「哼!光天化日在庙里奸淫良家妇女!你真是为青城派长脸啊!」这突如其来的揶揄话语,可将贾人达吓得魂飞魄散。他头也不回,一踪身从林夫人的身上越过,迅即拉上裤子转身迎敌。只见禅房门口站了个肥肥胖胖的驼子,这驼子满脸白斑黑记,实是古怪丑陋之极。
  贾人达惊魂未定,一边系裤带,一边结巴问道:「你……你是什么人?」那驼子仰头朝天,一边说道:「老夫就是塞北明驼木高峰。」一边随手一挥,斩断紧缚林夫人双手的绳索,解开她被封住的穴道。他自始至终未正眼瞧过林夫人一眼,认穴之准,断绳之稳,实是骇人听闻。
  贾人达听他自报名号,顿时吓得腿脚发软,如坐针毡。他暗揣:「这塞北明驼木高峰,武功高强,人品低下,行事阴狠,凶名卓著,如今他不声不响来到这破庙,难道也是为了辟邪剑谱?」「木……木老前辈……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余沧海他人呢?」「回……木老前辈,家师……就在附近……他老人家……一会就到……」「嗯,一会就到,你还敢奸淫妇女?……哼!你敢骗老夫,活得不耐烦了啊?」「这……这个……」他俩人对答之时,林夫人已趁隙穿上衣裤,唯贴身小衣已被扯烂,因此她只得赤着下体,套上长裤。木高峰现身之初,她的羞愧尴尬骤然倍增,真想当场一头撞死。赤裸胴体被贾人达瞧见,已是奇耻大辱,如今凭空却又多上一人,自己日后还怎么活啊?但木高峰替她解穴、断绳,所表现的君子气度,却使她心头稍微好过。她心想:「这人一直仰着头,一眼也没看我啊!」林夫人未听过木高峰名号,当然也不知他在江湖上的劣迹。她只觉此人气势不凡,就连青城派掌门都不放在眼里。她心想:「瞧他这副架势,定然是望重武林的前辈高人,待会央求他一下,说不定我夫妇不但大仇能报,还能将平儿一并找回呢!」林夫人未听过木高峰名号,当然也不知他在江湖上的劣迹。她只觉此人气势不凡,就连青城派掌门都不放在眼里。她心想:「瞧他这副架势,定然是望重武林的前辈高人,待会央求他一下,说不定我夫妇不但大仇能报,还能将平儿一并找回呢!」林夫人虽处身危局,但想到得意处,脸上仍不经意流露出妩媚笑意。她迫不及待想将心中想法,告诉夫婿林震南,但林震南却始终紧闭双眼,昏迷不醒。她仔细一瞧,只见林震南面色潮红,呼吸急促,脉象时快时慢,浮沉不定。她心中惊疑,暗揣:「他明明已服食青城派伤药,并经推宫活血,怎么到现在人还不醒呢?」咄咄逼问贾人达的木高峰,虽故作姿态,正眼也不瞧林夫人一眼,但实则对她一举一动,却了如指掌,关注异常。如今见她紧皱眉头,面现忧色,便适时跨步走了过来。
  「林夫人,让老夫瞧瞧吧!」他伸手一搭林震南左腕,略微思索一会,转头道:「林夫人,妳放心!林总镖头只是伤后急怒攻心,致使淤血郁积胸腹,只要打通血脉,吐出淤血,就没事了!」他说完,抬手在林震南的背心,啪、啪、啪连拍三下。林震南身躯一抖,「哇」的张口吐出一块乌黑血痰,随后眼一睁,人便醒了过来。
  「老前辈救命之恩,我夫妻永世难忘,请受小女子一拜!」林夫人感激涕零,恭恭敬敬跪下,朝木高峰磕了个头。木高峰闪身避过,谦让道:「这怎么敢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快起来,快起来!」他双手虚扶,朝上微扬,林夫人只觉一股大力,突然将自己托起,心中不禁更为折服。
  贾人达见木高峰替林震南疗伤,和林夫人客套,心想:「此时不溜,更待何时?」便悄悄挪到门边,想趁机溜之大吉。谁知他一步尚未跨出,却见于人豪、方人智两人,正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
  「贾师弟!你跑到禅房搞什么鬼?林震南夫妻俩呢?」于人豪一脚跨进禅房,便厉声责问贾人达,待他瞧见房中多了个肥胖丑陋的驼子,不禁愣了一下。
  「这位是……」「师兄,这位便是塞北明驼木高峰,木老前辈!」于人豪闻言一惊,慌忙抱拳一揖,恭声道:「青城弟子于人豪、方人智,拜见木老前辈!」木高峰也不还礼,瞥了他一眼,大剌剌地道:「嗯,你倒还像个样子,比你师弟强多了!你师父呢?」「多谢老前辈谬赞,家师率同诸师兄弟,随后便到。」木高峰为人一向谨慎,方才贾人达说余沧海随后就到,他并不相信,但如今于人豪又这么说,他不禁心头踌躇。他心想:「江湖传言,青城派为了林家辟邪剑谱,一举挑了福威镖局。如今青城派捉了林震南夫妇,又大举出动,看来这传言不假。哼!老夫既然撞上了,总不能让青城派白捡便宜!不过……这余沧海手底下很有两下子,他们又人多势众……」「既然你师父随后就到,那老夫也不便打搅你们师徒聚会……林总镖头,咱们走吧!」林震南听木高峰招呼自己同行,显然有心维护,便拉着林夫人如影随形,并肩站在木高峰身后。
  于人豪三人脸色一变,迅即往门边一挡。于人豪朗声道:「木老前辈要走要留,晚辈悉听尊便,但要带走林震南夫妇,晚辈可万万不能答应!」于人豪为「青城四秀」之一,武功出众,自视颇高,虽久闻木高峰恶名,但内心却也不甚畏惧。
  木高峰心意已定,那还跟他啰嗦?他双掌一扬,猛地便向三人扑去,其势排山倒海,犹如雷霆疾发。三人压根也没料到,像他这等身份的武林前辈,竟会偷袭般的猝然发难。三人只觉暗劲汹涌,势所难当,纷纷往两侧闪避。谁知木高峰并未顺势追击三人,反而电闪般的一个旋身,转至林震南夫妇身后。他双掌在两人背心一推,只听「呼」的一响,两人已腾云驾雾般飞出禅房,落在破庙大殿。
  「哼!老夫已经手下留情,你们哪个不要命的尽管上来!」木高峰气势凌人的堵在门边,两眼凶光狰狞,横扫直射。三人方才已见识过其凌厉掌劲,情知莽撞上前,不过白白赔上性命;便都噤若寒蝉,不敢吭声。
  「呵呵……既然没人敢上来,老夫可要走啦!」他说罢大摇大摆走出禅房。三人既不敢吭气,更不敢拦阻,只得哭丧着脸,眼睁睁的看着他扬长而去。
  林震南夫妇近日丧亲毁家,屡遭屈辱,这口怨气可憋得狠了。如今见木高峰将三人整治得服服贴贴,心头那股舒服劲儿可就甭提了。林震南虽沉稳内敛,但仍喜形于色,林夫人单纯爽朗,更是眉开眼笑,大赞木高峰神勇仁义。木高峰平日行走江湖,人都厌他、恨他、骂他、怕他,可从未有人真心诚意的夸他赞他。
  这种全新感受使他心头暖烘烘、晕陶陶,竟有醺然欲醉之感!
  「呵呵~你夫妻俩也不必客气,林平之这孩子聪明伶俐,老夫已将他收归门下,咱们也算是自己人了!」「什么?前辈已收平儿为徒?他人现在哪儿?救走平儿的人就是老前辈?」林震南夫妇闻言简直不敢置信。林夫人固是心花怒放,乐不可支,但林震南却心中疑惑,忧心忡忡。木高峰恶名昭彰,林夫人不知,但林震南却知之甚详。
  他心想:「木高峰虽然救了自己夫妻,但其声名狼藉,居心叵测,又怎知他不是为了辟邪剑谱?他收平儿为徒,怎会不带在身边?不对!这其中必有蹊跷…」木高峰此时心情颇佳,便将林平之如何装扮成驼子,又如何激怒余沧海,自己又如何收他为徒等情,仔仔细细详述了一遍。其间除收林平之为徒一事系其杜撰外,其余均属实情,因此他说来头头是道,合情合理。林夫人听得热泪盈眶,不住低泣;林震南亦心情激动,惊叹不已。
  木高峰带着林震南夫妇穿林涉水,来到一处荒芜农舍,他谨慎的在四周巡视了一番,而后轻松的道:「此处前不巴村,后不巴店,老夫常在这落脚,今晚咱们就宿在这儿吧!」谁知人算不如天算,三人行迹仍为青城派所窥知。是夜天昏地暗,暴雨倾盆,青城派趁天时之变,倾巢而出,全力围捕。双方激战下,林震南复为青城派所擒,林夫人则在木高峰抢救下侥幸突围。
  密林中,树洞内,积水漫膝,木高峰与林夫人正藏身其中。洞外虽是雷鸣电闪,大雨倾盆,但仍不时听见青城派相互呼应的啸声。此役木高峰、余沧海双双负伤;余沧海仗恃人多,遂令弟子趁机追杀,以除后患。
  树洞狭小,仅可勉强容身,两人逃避追杀,无暇虑及其它,待匆忙挤进,才发现彼此姿势尴尬。原来树洞下宽上窄,上方空间仅能容纳一人,木高峰受背后驼峰影响,身躯前倾,因此林夫人只得屈膝蹲身,双手环抱,将面庞贴于木高峰胸腹。两人衣衫尽湿,形同赤裸,如今紧密相贴,不禁齐感尴尬。
  林夫人心想:「虽说情势危急,迫不得已,但此等姿势,未免太也羞人!」于是勉强挪动身体,转身背对木高峰,谁知她不转身还好,一转身却反而更为尴尬!由于树洞下宽上窄,林夫人转身之后,只能弯膝蹲身,将双手及上身紧贴洞璧。此种姿势使其臀部自然后翘,毫无选择的便顶在木高峰下腹。
  「啊呀!怎么会这样?」林夫人羞愧懊恼,心想:「早知道就不转身了!现在这样子,不活脱脱就像…。狗儿交配嘛!」她不想还好,越想越羞,浑圆多肉的屁股,也下意识的微微扭动,似乎想闪避些什么。
  这一家伙,可把木高峰搞惨了!他伤势不轻,又带着林夫人仓皇逃跑,筋疲力竭下,兀自喘息未定。此刻林夫人柔软嫩滑的屁股,紧压着他的命根子磨蹭,他心中不禁大叹:「这可真是艳福难享啊!」「格老子!这雨下得就跟倒水似地!师兄,咱们到那大树下躲躲吧。」「他奶奶的!这两人不知躲那去了?师父交待,务必要趁木高峰受伤,一举将他除掉………」「格老子!也不知木高峰到底伤得重不重?要是他伤得不重,那咱俩碰见他可不是惨啰!」「你放心!师父说他挨了一记「摧心掌」,不修养十天半个月绝不会好。」「呵呵……这样我就放心了!」树洞外突然传来清晰对话,木高峰与林夫人心头一震,全都吓了一跳。这两人话音,木高峰与林夫人均觉耳熟,果然不一会,话声便现端倪。两人正是于人豪、贾人达。
  「师兄,咱们碰上木高峰当然是宰了,但林震南的老婆要如何处置?」「师父交待,一定要活捉……哼!你给我从实招来,那天是不是对她作了些什么?」「呵呵……师兄,我哪敢啊?不过,那婆娘确实是惹火动人啊!」「哼!破庙里扯烂的女人贴身小衣,你怎么说?你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啊!师兄,你真是明察秋毫!你没告诉师父吧?」「呵呵……你也会怕?你放心,我没告诉师父,你快从实招来吧!」贾人达受到鼓励,立刻口沫横飞的吹嘘起来。于人豪虽说不齿贾人达为人,但对其绘声绘影,加油添醋的淫秽描述,却也并不排斥。他听了一阵听出兴趣,欲火渐炽下,竟然追根究底,询问起其中细节。贾人达愈发得意,立刻将林夫人身体特征,从头到脚,极尽猥亵的详述了一遍。
  藏身树洞中的林夫人,直气得全身发抖,羞愤欲绝。她火爆脾气发作,娇躯一扭,就要冲出去找两人拼命。木高峰大吃一惊,慌忙一手捂住她嘴,一手揽住她腰,将她紧紧抱住。林夫人挣扎力道不小,木高峰伤重乏力,几乎制不住她。
  一股热乎乎的腥黏液体,突然流泻林夫人脖颈,她心神一震,情知木高峰伤重呕血,心中不禁愧疚交加。
  「该死!我这是怎么了?木老前辈拼死将我救出,我竟然逞一时之快,不顾他的安危……」她越想越难过,激动的泫然欲泣,身体也忍不住抽搐起来。木高峰虽然软玉温香在怀,却是有苦难言。他内伤不轻,正试着凝聚真气自我疗伤,谁知林夫人却突如其来,瞎搅和一番。这使得他真气溃散,伤势反而更重。木高峰气得心中直骂:「妈拉个巴子!这女人真是祸水!老子伤重,克制力差,你她娘的!软绵绵的屁股猛往老子鸡巴上磨,妳当老子是太监啊?」木高峰在江湖上恶名昭彰,坏事作绝,但却从未牵扯到一个「色」字,如今意外和林夫人紧贴搂抱,不禁有些心猿意马。林夫人正自懊恼神伤,却发觉屁股沟中突然多出一根肉棒,这肉棒火热、粗大、硬梆垹,正一颤一颤的叩着她的屁股,猛打招呼呢!她是个已婚妇人,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她心中一羞一惊,不禁疑惑道:「木老前辈不是伤重呕血吗?怎么那儿又硬了起来?」林震南虽知木高峰声名狼藉,但却一直没机会告诉林夫人,因此在林夫人心目中,木高峰就是一位见义勇为的武林前辈。她心想:「木老前辈既救过自己夫妻,又收了平儿为徒,如今更为了自己而身受重伤,自己一家,实在亏欠他太多了!万一……他真要那个……那……我……」林夫人正在胡思乱想,却听见树洞外的贾人达,又在大放厥词。
  「师兄,你武功比我高,但说到女人,我可比你内行!我告诉你,林震南的老婆绝对来劲。第一:她相貌美皮肤好,看起来舒服,摸起来痛快。第二:她奶大、腿长、屁股翘,床上滋味必然妙。第三:她是个已婚妇人,尝过男人滋味,知道鸡巴的好处。第四:她正当狼虎之年,一定主动积极,特别骚。第五:她练过武,腰腿有力,什么奇怪姿势都摆的出来。第六……第七……第十……」余人豪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猴急的问道:「你扯那么多干啥?还是直接说肏她的经过吧!」贾人达嘻皮笑脸的说道:「师兄,我还没肏过她啊!我只是差一点肏到她罢了!」树洞中,弓着身子的木高峰,紧搂着撅起屁股的林夫人。当贾人达的淫言秽语传入耳中,弥漫在两人之间的暧昧,也益发明显。木高峰勃起的鸡巴,在林夫人股间不停颤动,手掌也由下而上,捧着林夫人饱满丰硕的乳房。他初时仅含蓄的轻柔抚摸,但随后便大力搓揉;林夫人虽觉不妥,但心有愧疚,因此也未明确拒绝。
  食髓知味的手掌,探入衣襟、伸进裤腰,林夫人圆润的双乳,湿滑鲜嫩的肉沟,立即直接面对手指的肆虐。她内心空荡荡的发虚,双腿抖颤颤的发软,胯间泛滥的淫水,已不自觉地泄露出身体的秘密。林夫人自己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贾人达猥亵她时,她愤恨、恐惧全身僵硬,滴水全无。但木高峰碰触她时,她却羞涩、期待全身发软,水如泉涌?
  「奇怪!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想献身,以报答他的恩情?」其实贾人达说的没错,林夫人是个狼虎之年的已婚妇人,尝过男人的滋味,知道鸡巴的好处。如今在迫不得已情况下,和自己尊重的男人肌肤相亲,她成熟的身体,自然会有生理上的需求。只是她受到礼教影响,潜意识里不敢往这方面想,因此才会勉强找一个自己可以接受的理由。
  林夫人一厢情愿,接受了自己找到的理由,遂心安理得,放任木高峰在她身上尽情肆虐。木高峰身有残疾,又相貌丑陋,从来就没有一个女人看上过他。如今成熟美貌,泼辣凶悍的林夫人,竟默许自己在她身上亲密抚摸,这对他而言,简直是无法想象的恩宠。他兴奋感动之下,内伤似乎都好了大半,于是将妓院学来的诸般技巧,一古脑全使了出来。
  灵巧的手指,在乳头上轻搔、在肉缝中抠挖、在屁眼上钻探,林夫人真是酥入骨髓,痒透心肺,忍不住就要哼唧出声。木高峰早有防备,立刻伸手捂住她的嘴。林夫人痒得难过,酥得爽快,就想大声叫出来,但嘴被捂住又不能叫,只好猛摇屁股,磨蹭木高峰的肉棒,以示抗议。
  「妳可千万别出声啊!万一外头那两人听见,咱们可就糟了!」木高峰贴着林夫人的耳朵,低声细语的叮咛;林夫人点点头,示意木高峰放开捂嘴的手。
  两人肌肤紧贴,体热共享,不一会便熟悉彼此的肢体语言。木高峰持续挑逗林夫人敏感部位,林夫人欲火炽烈,忍无可忍,遂伸手后探木高峰的肉棒。木高峰知其所欲为何,随即轻轻扯下两人湿透的裤子,让彼此下体裸裎相触。
  林夫人饥渴的摸索着肉棒,迫不及待就想将它纳入穴中。树洞狭窄,难以施展,木高峰只能就着原姿,缓缓将肉棒由后方插入。龟头划开肉壁徐徐深入,林夫人只觉愉悦?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嚼丛角浚蝗蝗獍艄忠斓淖烁鐾洌幌卤闩龃サ窖诖游幢豢⒐慕亍A址蛉嗣偷囟读似鹄矗娣冕莘鹛谠萍菸恚闹胁唤械溃?br />  「唉哟!我的天啊!他驼背,怎么那儿也跟着驼啊!」原来木高峰的肉棒与众不同,它不但弯曲度特大,背面还鼓起一个肉瘤。由于肉棒弯曲,因此插入时磨擦角度也大,加之它背有肉瘤,往往能触人所不能触,是故妇女当之,每每神魂颠倒,欲罢不能。此刻林夫人只觉肉棒进出,变幻莫测,似左实右,似右又左;明里攻上,暗却击下。总之上下左右,深处浅处,没有一处不舒服,没有一处不爽快。
  树洞外突然传来一阵尖锐清啸,只听于人豪道:「大师兄叫我们回去了,走吧!改天再说给我听…」两人啪哒,啪哒踩着积水,说说笑笑,越走越远,不一会便声息全无。
  洞外之人走远,林夫人立刻忍不住哼唧起来。她喉间鼻端均发出低回不已的浪声,浪声淫靡,如泣如诉,木高峰听得屌毛直竖,愈见神勇,搂着她便挤出了树洞。倾盆大雨浇不熄熊熊欲火,两人脱得一丝不挂,就在雷鸣电闪之下,大开大阖的肉博了起来。
  虽然天色昏暗,但林夫人的裸身在大雨冲刷下,却显露出晶莹剔透的柔和光泽。她两手搂着木高峰的脖颈,双腿紧夹木高峰的腰,就像骑马般的在他身上纵跃;木高峰则托着她圆鼓鼓的屁股,上下左右不停的助摇。
  「你……不要动……让我……自己来……」一会,林夫人停止纵跃,断续挤出这句话,木高峰立即识趣的不再使劲。林夫人突然快速耸动起屁股,胸前饱满的奶子,也像水球般的四处晃荡。蓦地,她全身紧绷,长叹一声,便软软的趴在木高峰身上。几乎就在同时,木高峰身躯急抖,低沉的吼了一声,哇的一下,便喷出一口黑血。
  「啊呀!你怎么了?」「妳放心,我只是将淤血吐出来罢了。呵呵……跟妳来这么一下,我的伤反而好多了!」木高峰见林夫人为自己担心,便爱怜的在她屁股上捏了一下。
  林夫人「唉哟」一声娇呼,随即像小女孩撒娇般地在木高峰耳际嗔道:「讨厌!既然你敢贫嘴,我们……就再来一次!反正……人家也想要嘛!」木高峰见林夫人为自己担心,便爱怜的在她的屁股上捏了一下。林夫人「唉哟」一声娇呼,随即像小女孩撒娇般地,在木高峰耳际嗔道:「讨厌!既然你敢贫嘴,我们………就再来一次!反正………人家也想要嘛!」林夫人方经激情兀自余波荡漾,不自觉便将平日与林震南行房调情之娇态,依样画葫芦的表现出来。但她话一出口,立时惊觉不妥,不禁面红耳赤,娇羞无限。
  木高峰打出娘胎也没经历过此等温柔阵仗,他只觉怀中玉人既天真、娇憨、可爱,又成熟、妩媚、风骚,自己不但在肉体上获得激情享受,就是在心理上,也有一种割舍不下的温馨与甜蜜。
  「呵呵……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既然妳还要,咱们就再来吧!」木高峰说罢,一低头便将林夫人樱桃般的奶头含入口中吸吮。
  林夫人身躯一抖,急急喊道:「不要!你先放我下来!」她边叫边用粉拳捶打木高峰,木高峰被她弄得莫名其妙,只得松口松手,将她从身上放了下来。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妳怎么了?是不是我弄痛妳了?」林夫人忸怩半晌,泫然欲泣的道:「我对不起震南……我要去救他……」木高峰闻言啼笑皆非,心想:「搞什么鬼?刚才还饥不择食的想要,这会又伤心欲绝的要去救老公!」暴雨来得急去得快,此时乌云散,明月出,林中又是一片银光灿烂。木高峰恍然大悟,暗道:「他奶奶的!一会天晴,一会下雨,女人心,海底针,真他妈的没错!」「妳别担心,只要他不说出辟邪剑谱下落,青城派暂时就不会杀他。要是救人,也不急在一时嘛!」「他又不是你老公,你当然不急!我不管,你赶紧替我想办法救他!」林夫人声色俱厉,杏眼圆睁,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木高峰被她一阵抢白,一时也不知如何回答,只得默不作声。他心想:「他奶奶的!这婆娘脸倒变得挺快,先前还老前辈长,老前辈短的叫我,如今只不过肏了她一次,她就对我颐指气使起来!妈那个头!怎么搞的?老子还真有点怕她呢!」「唉呀!你还发什么愣?快想办法啊!」木高峰心中想道:「林震南万一熬不住刑,说出辟邪剑谱下落,那可大为不妙!」于是匆忙拧干衣服穿上,便试着行气运功。一试之下,他发现除胸腹之间尚有怠碍,伤势倒也没想象中的严重,心情不禁为之一松。
  「好好好,妳别催,我这就去探探;不过妳可不能跟来,否则碍手碍脚,事情反而难办!」「好啦!你快去快回,我在树洞这等你!」林夫人快言快语,但听在木高峰耳里,却觉这话一语双关。他心中一乐,暗揣:「妳这娘们还真骚,要老子快去快回,还在树洞这等我;他奶奶的!妳是等老子回来肏妳啊?」「妳一个人在这,可千万要小心,万一有什么动静,马上钻进树洞躲起来,知道吗?」木高峰又叮咛了两句,一纵身,转眼便消失在密林中。冷月清光孤独无伴,虫鸣枭叫树影婆娑。林夫人只觉四野寂寥,寒气逼人,心中不禁顿生畏惧。她心里越怕,就越是胡思乱想。蓦地,前方矮树丛中突然冒出两条人影,她吓得汗毛直竖,张口结舌,还来不及惊叫,两人已迅快来到跟前。
  「呵呵……看妳吓成这样,难道咱俩长得比那驼子还丑?」「啊!……是……你们……」林夫人一看竟是余人豪、贾人达两人,不禁更为吃惊害怕。她心想:「瞧他两人这模样,显然在树丛后已藏匿多时,那方才自己放浪形骸……不是全落在他俩眼里……」果然贾人达淫笑道:「格老子!妳这婆娘还真骚,竟然背着老公和丑八怪驼子胡搞,真是看不出来啊!」林夫人被揭穿隐私,羞得简直无地自容,平日霹雳火爆的脾气,也陡然消失不见。她心虚气馁,转身拔腿就跑,两人胸有成竹,也不拦阻,只是紧紧跟随其后。她心慌意乱,跌跌撞撞的在树林中狂奔了一阵,见总是无法摆脱身后俩人,气苦之下狠劲发作,猛一停步,便转过身来。
  「你们要杀就杀,要剐就剐,死皮赖脸跟着我,到底想怎么样?」余人豪冷冷的道:「家师早有交待,务必将林夫人平安带回,林夫人如果跑累了,那就跟我们回去吧!」林夫人一听火冒三丈,怒道:「笑话!凭什么要我跟你们走?有本事就来抓我啊!」她虽知不敌,但仍摆出架势,想跟两人拼命。
  贾人达嘿嘿笑道:「格老子!妳这婆娘别逗了!咱师兄弟难道还抓不住妳?
  我老实告诉妳,咱俩是想跟妳打个商量,妳要是同意,那当然皆大欢喜;妳要是不同意,咱们再动手不迟!」「要嘛放我走,要嘛就捉我回去,还有什么好商量的?」「呵呵~那我就直说啰!方才看见妳和驼子胡搞,咱俩动了火,也想和妳快活一下。不过,咱师父他老人家规矩严,咱们也不敢对妳用强。我老实告诉妳,妳老公落在我们手里,苦头可吃了不少,身上也负了点伤,如果他知道妳和驼子的事,呵呵……不活活气死才怪!」林夫人闻言,脸色苍白,心如刀割,半晌才低声道:「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呵呵……很简单,只要妳答应让咱们快活,那妳和驼子的事,咱们就守口如瓶。嘿嘿……当然妳和我们快活的事,也不能让咱们师父知道,怎么样?」林夫人悔恨羞愧,懊恼伤心,全身不停颤抖,难过的根本说不出话来。
  余人豪见状心有不忍,贾人达却视若无睹,丝毫不以为意。他见林夫人失魂落魄,楚楚可怜,心头欲火反而更旺,于是又嘻皮笑脸的道:「其实妳答应咱们也不吃亏啊!我今年二十一,师兄二十二,妳儿子都那么大了,起码也三十好几快四十了吧?咱师兄弟俩年轻力壮,师兄又是个童子鸡,呵呵……妳一个老阴,配咱们两个少阳,妳还占便宜呢!」林夫人只气得眼冒金星,血液上涌,头一歪,当场就晕了过去。待她幽幽醒转,发现自己已全身赤裸,躺卧于床榻之上。余人豪、贾人达两人则站在榻前,对着自己品头论足。林夫人羞于面对两人,便放软身体继续装昏。
  只听贾人达猥亵的道:「师兄,我没骗你吧?这娘们养尊处优,细皮嫩肉,一点也不比小姑娘差。你摸摸她这个大奶,软绵绵、滑溜溜、绷绷紧,格老子!
  真她娘的来劲!」林夫人压下心中羞愤,眯眼偷瞧。只见屋内四壁斑剥,蛛丝绕梁,除木板铺设的宽大床榻外,并无其它摆设。瞧这模样,倒像是座废弃的哨所。此时贾人达上前将她双腿一分,指着她胯间笑道:「师兄,你瞧这娘们的骚屄,紧密密、鲜嫩嫩,哪像快四十的女人?呵呵……咱们兄友弟恭,师兄,你先上吧!」余人豪犹豫不决的道:「师弟,这样作好吗?万一让师父或其它师兄弟都知道,那怎么得了?」贾人达笑道:「师兄,亏你还是青城四秀,怎么胆子这么小?你刚才不是还捏着鸡巴,猛叫受不了?这会怎么又打退堂鼓了?你想想看,木高峰又老又丑又是驼子,这婆娘都肯让他搞,何况师兄还是个年轻力壮的童子鸡。师兄,甭考虑了,错过今日,再想碰上这么风骚够劲的娘们,那可就难啰!」余人豪在贾人达催促下,终于颤抖着握住了林夫人的美足;就这么一握,他可再也管不住自己了。
  从未接触过女人的他,只觉触手绵软光滑,心脏激动的就要爆炸。他呆愣愣的望着纤美玉足,猛一下便将脚趾塞入嘴里,贪婪的唆舔起来。足部似痒非痒的异样快感,循着足趾迅速蔓延至下阴,那种丝丝透骨的酥麻,使得装晕的林夫人几乎忍不住要叫了出来,她越是竭力忍耐,搔痒就越是强烈。一会儿,她胯间尽湿,肉缝也晶莹灿烂,就像是一条春水满溢的小溪。
  「哇!师兄,你可真行!光舔舔脚丫子,这婆娘的小浪屄,就已经是水汪汪了!」在一旁观战的贾人达发出惊叹,林夫人一听,可更不敢醒了。余人豪武功虽高,但对女人却毫无经验,他只是在林夫人脚上、腿上狂吻乱舔,至于下一步该当如何,他却全无概念。贾人达在一旁看的心急,立刻出言指导:「师兄,可以啰,把鸡巴插进去吧!」林夫人闻言全身燥热,俏脸飞红,简直羞得无地自容。但又不敢在这尴尬时刻醒来,只好闷声不响,继续装昏。
  余人豪听从指示,将阳具对准林夫人嫩穴,他先将龟头抵住阴户,然后猛然向前一顶。只听「噗嗤」一声,那根又粗又大的童子鸡巴,便尽根没入林夫人成熟骚浪的肉穴。林夫人只觉下阴豁然开朗,酥痒酸麻乐不可支,不禁春心荡漾,欲念陡起。她顾不得再假作昏迷,雪白双腿朝上一翘,便紧紧缠绕住余人豪。
  「师兄,真有你的!这婆娘被你肏醒了!」余人豪初尝滋味,只觉神魂颠倒,妙不可言。他卯起劲乱冲乱插,不过百来下,便偃旗息鼓,一泄如注。浓浓的童子精,火热、强劲、大量射入花心。林夫人只觉腰椎酥麻,快意非常,忍不住便哼唧出声。
  「师兄,你已拔得头筹,该轮到小弟了吧!」趴在林夫人身上喘气的余人豪,听到贾人达催他,依依不舍的爬了起来。只见他那刚泄过精的鸡巴,又已生龙活虎,昂头怒目,显然还意犹未尽呢!余人豪一下来,贾人达立刻腾身而上,他挺着鸡巴刚想朝林夫人穴里插,林夫人却双手捂住下体,红着脸道:「你…你等一下,我……这好胀……」原来林夫人连续和木高峰、余人豪两人交合,木高峰精力蓄积多年,余人豪又是童子鸡,两人泄精量远多于常人,因此林夫人觉得下腹鼓胀难过。她下床叉开两腿站立,双手搓揉小腹,瞬间,一股股白浊精液,便从她小穴中流淌而出。
  林夫人虽然年近四十,但面貌娇美肌肤润滑,丝毫未显老态。她颤巍巍的双乳圆又大,肉乎乎的长腿嫩又白。如今她叉腿排精,那姿势可真是淫到了极点。
  余人豪、贾人达辆人看得垂涎不已,竟不约而同仰着头,趴在她的胯下。
  「我的乖乖!妳快躺下,让我肏吧!」贾人达看得欲火沸腾,见林夫人事毕擦拭下体,上前一把就将她按倒榻上。
  林夫人先前已失身余人豪,再行拒绝贾人达已无意义,便也半推半就任其为之。
  贾人达有意在余人豪面前卖弄本事,迫不及待将鸡巴顶入,一鼓作气就狠插了三百下。林夫人被他插得桃红满面,眉眼含春,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唉!想我,风华正茂三十九,成婚已有二十年,相夫教子持家谨,端庄贞节守妇道。唉!不料,一旦失身再而三,老少不拘愧且惭。那驼子年届花甲,足可作我爹;这两人年纪轻轻,又可作我儿。唉!作我爹,作我儿,搂我抱我吃我奶,胯间嫩嫩两片肉,怎堪肆摧残?」林夫人心中胡思乱想,贾人达可没闲着,他一轮猛攻撩起林夫人情欲后,立即改弦易辙,浅进浅出。他心中暗想:「师兄愣头愣脑,一触即发,我可要显显本事,让这婆娘告饶!」于是龟头蜻蜓点水般地,只在牝户间浅尝,既不深入,也不是拔出。林夫人被勾得春潮迭起,深处搔痒,便挺耸屁股,想将鸡巴一举纳入。
  「呵呵……想要我的鸡巴啊?妳别急,再忍一忍嘛!」贾人达有意放刁,林夫人一耸屁股,他便一缩鸡巴,林夫人欲情难餍,不禁心头火起。她心想:「论年龄我足够当你妈,如今清白身躯让你糟蹋,你还敢戏弄我?」她猛力一推,翻身骑在贾人达身上,抓住鸡巴便往牝户里塞。贾人达还没回过神来,她屁股一耸一压,已将鸡巴整根吞没。
  常年练武的腰腿,此刻淋漓尽致的发挥。林夫人纤腰急扭,香臀猛摇,前耸后磨,上压下挤。贾人达只觉腰际酸麻,快感连连,片刻之间便龟头颤动,行将泄精。林夫人存心报复,哪还容他在体内快活?当下一跃而起,翻身下床。
  嫩穴吸唆阳具,花心刮擦龟头,贾人达正陶醉得方要射精,谁知鸡巴一松,畅快的感觉突然没了。他急急的大叫:「格老子!妳怎么这时候跑了?亲娘祖奶奶,求求妳快上来吧!」他话刚说完,阳精已狂喷而出,只不过没能泄在林夫人嫩穴内,销魂的感觉可是要大打折扣。
  在一旁打手铳的余人豪,一见林夫人从贾人达身上跳下,立刻苍蝇般的黏了过来。他既不敢强搂林夫人,也不敢动手动脚,只是痴痴迷迷的望着林夫人。林夫人知道自己是他第一个女人,又觉得他腼腆老实,便朝他妩媚一笑。这一笑,笑得余人豪神魂颠倒,色胆大增。他「啪」的一跪,抱住林夫人双腿,然后将脸往腿上一贴,呜哩哇啦,竟哭了起来。
  「唉呀!好好的,你哭什么啊?」「呜……我……我喜欢妳……我还想要妳……求求妳……再给我一次吧!」林夫人一听,差一点忍不住哈哈大笑,她心想:「这人看起来冷眉冷眼,原来竟是个老实头!唉,也罢,我就当疼儿子吧!」「好了,别哭了,快起来,我答应你!」
【完】

上一篇:朱九真与武青婴 下一篇:马大元之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