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妻为谁奴】二十五

【妻为谁奴】二十五




  「别……」梦蓉轻吟一声,羞涩的扭过头,避开了滑在她滑嫩下巴的刘小根
的脏手。
  「怎么,我的好侄媳妇,现在又要反悔了,下午不是说好的吗,如果大翔不
能醒过来了,以后你犯贱的时候,就有你二叔来照顾你吗?呵呵」刘小根盯着紧
缩着身子的梦蓉转了一圈,眼睛流露着邪恶的淫光……
  「你看,下午你都答应二叔我,晚上一起来医院陪护我大翔侄子了,而且还
是比较听话的,风衣里也只穿了我给你挑的短衣服短裤子,怎么真的来这医院又
有点不好意思了?」
  蓉微微的抬起头,满眼屈泪,她看着淫笑满脸的刘小根很轻的言道「二叔,
求你放过我吧,下午,我不是已……经……满足……你了吗!……晚上来医院
……你不是说,就让我陪着你,和你一起陪躺在病床上的大翔边吗?」
  我头痛欲裂,身体僵硬的蹲在那里「怎么?下午?这该死的刘小根就和梦蓉
在一起了?而且这糙糟的老头还欺负过她?对呀,刘小根的老婆不是让刘小根去
周大翔的住屋,找点钱吗,难道梦蓉因为疲惫,回去休息的地方真的还是周大翔
的淫屋?混蛋莫亮伟呀,还以为很了解梦蓉呢,她很胆小,会很害怕,不会再回
去周大翔淫虐她的住所了,莫亮伟,你又错了!」
  「哈哈……哈哈,是不是天质漂亮的都傻,还是就我的梦蓉侄媳妇傻,男人
的话你都信?」
  「你……」梦蓉咬了下下嘴唇,眼睛直直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猥琐男人,忍着
一种悲愤。
  刘小根上前一步,伸手摸上了梦蓉裸露的手臂,「二叔虽然身体不行,但下
午我一开进我们昨晚一起欢乐的屋子,看见你安静的睡躺在昨晚我们欢乐的床上,
哦!你白嫩富有弹性手臂,优美妖娆的腰身,修长雪滑的腿,紧致粉透的脚趾,
还有那随着呼气,一上一下的诱人胸脯,梦蓉,你真美!二叔当时就流口水了,
可惜二叔的下面的东西不给力呀,不过二叔的手指还是有点劲的吧,对不对?」
  「别……你不要说了……」刘小根的话让梦蓉感到了羞辱,她脸变得粉红,
牙齿继续抵住在下嘴唇上。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刘小根继续用言语羞辱着只穿着简单淡粉吊带
和毛边牛仔短裤站在男厕中央羞红满面的梦蓉,我用手轻轻的捂住耳朵,希望他
们的说话迷糊起来,不要再刺透我的耳膜,刺痛我的大脑。但越是这样做,封闭
厕所里刘小根的猥琐淫笑,何梦蓉的羞辱嗯哼却越是异常清晰,内容根本不容我
质疑。
  在刘小根嘴里,下午和他在一起的蓉,楚楚动人的脸,眉目如画,满是娇羞
和痴迷,清澈圆润的双眸如此的妩媚,朦胧如雾。光洁白嫩乳房雪白如琼,没有
一丝瑕疵,形状浑圆丰硕又嫩若滴水,粉红如葡的乳蕾,娇柔敏感翘挺欲出。玲
珑窈窕的蜂腰,精致润白小腹上没有一丝赘肉,手感是无比的光滑而紧实。那最
神秘的私处,如出笼的小馒头般光洁而白嫩,剥开那道精致而窄小让人欲念连连
的肉缝,是一种极品的粉红,没有任何多余的褶皱芽肉,完美无瑕……
  在刘小根的嘴里,下午在他的手指由一根变为两根长时间的插拔在蓉的温热
柔洞时,蓉娇羞微颤的玉腿,摆着淫媚放荡的「M」形,白嫩香滑的小腿不停的
颤抖,白皙的膝头随着呻吟的起落,一次次不自然的并拢分开,紧致如笋的十个
脚趾头,因为紧张或紧绷并牢或微挺分开……
  混蛋呀!听着这一切关于梦蓉最私密的美景画面,本来是仅仅属于我的,现
在却被一个龌龊淫秽的阳痿老头,无情的描述凌玩着。
  在我的娇妻梦蓉唯唯诺诺中,我知道了,刘小根是用报警打110来威胁她,
如果不让他满意,那梦蓉就等待王雄和王楚知道她和大翔住在一起的事,等待王
氏一家从欧洲回来撕烂她的骚逼,刘小根是用去我店里告知我蓉的现状来威胁她,
让她知道那个她还爱着的莫亮伟随时都可以清楚,他曾今为之自豪的漂亮女人,
原来本性淫荡,奴性十足,早已是很多人性器下的发泄工具,肉体玩具!
  妈的,刘小根,你这个和周大翔一样的畜生!我真想立刻站起来冲出去,用
有力的拳头猛击这个肮脏老头猥琐得意的鬼脸,可我也知道,蓉最不愿意的就是
被我知道她现在的悲凉处境,我这一冲出去?后果,显而易见!这心中最承重的
纠结,似乎在我的脚被栓在巨大的石头上,不让我挪动一点。
  刘小根转身走到洗手盆台前,拉开那个摆在台上的塑料袋子的封口,从中间
取出一件淡灰色底的女士碎花风衣,放在了一边。从他们继续的话语间我知道,
蓉该是穿着这样轻盈的风衣来医院的,只不过先前在这个龌蹉老头的威逼下,在
走进这间男厕前,已经被迫脱去了。
  继续拿出摆在洗手台盆上的还有一个类似装药用的小瓶子,虽然由我的眼睛
到洗手台盆有点距离,瓶子也不大。但当我挤在门把手孔里的眼睛和这个小瓶子
相触时,我的瞳孔几乎爆裂,我清楚记得,这个小瓶子的模样,那是周大翔为了
他的虐欲,逼着梦蓉从我志方叔张娟阿姨开的宠物店里要来的一瓶兽用催情药膏,
曾经多少个磨人的夜里,我的蓉被周大翔用这种可怕的药膏涂满乳头,私处还有
肛门,让她如一只发了情的母畜般,不停的满足周大翔疯狂的凌虐。从刘小根淫
笑的言语中我知道,这药膏是他下午从周大翔住所拿的,待会他也想亲自用手指
沾点,要涂抹在蓉的阴唇,涂抹进蓉的阴道和肛门。
  最后这个猥琐可恨的老家伙还拿出一个超大的黑色假阳具,晃在蓉的眼前。
  他的哈哈大笑带着轻藐和侮辱,诡异的可怕:「我的梦蓉侄媳妇呀,下午都
是二叔不好,没有能满足你呀……看你泄不出来的样子,我很难过哟……呵呵
……不过我晚上来医院的时候特地去了个情趣的小店,买了这个,待会我把它套
在我那不太坚硬的兄弟上,这样你也就舒服了……呵呵」
  「这个丑陋的魔鬼!混蛋」我从喉咙的尽头发出骂声,很轻很用力。我看的
清楚,拿在刘小根手里的这个粗重玩具,一个活龙活现的男人阴茎模样,足有2
0多厘米长,比一般男人的都要粗大,全体黝黑,密密麻麻有很多凸点,硕大的
龟头简直像个小蘑菇,最后面有基台,上面有两根皮绳挂下,这个不知道是什么
材料做的粗大假阳具是中空的,显然待会刘小根不能勃起的小兄弟就要塞进这个
中空空间里,然后拿那两根皮绳固定在腰部,挺动他肮脏的屁股一前一后的像个
强壮男人一样的玩弄梦蓉了。
  「不……不要……求……你……」梦蓉惊恐地瞪大着她美丽的大眼睛看着刘
小根手里晃动的假阳具,一脸惊恐害怕。纤纤玉臂无奈的夹紧在胸前,丰润玲珑
的娇躯不禁抖作一团。
  「哈哈,好喜欢我侄媳妇现在紧张的样子哟……」刘小根淫秽的用假阳具的
龟头触碰着梦蓉露在空气中白嫩光滑的脖子。
  「不要……不……」梦蓉低着头,简单的躲避着刘小根的动作。
  「嗯?妈的!看来我的侄媳妇是不想让二叔再出钱给大翔看病了吧,那也好,
原本明天我准备带来医院的那几万现钱还是给我老婆吧,你就让大翔在病床上慢
慢等死,最后等王楚回来,知道他的健身教练是为了你这个婊子死的,看王家怎
么收拾你?」
  刘小根收住了在梦蓉脖子间游走的假阳具,把它龟头向上直直的放在洗手台
后,恶狠狠的说。
  「别……二叔……我……」梦蓉哆哆嗦嗦一幅极度惶恐的样子。
  「其实,也简单,……只要你要你听话,今晚好好的让二叔满足,怎么样?」
  刘小根看着面前这个美妙绝伦的女人手足无措的模样,语调一硬一软。
  梦蓉抬起挂着委屈的秀脸,那种胆怯,娇弱的面容藏着一份娇羞和苦涩,过
了好几十秒「……好……吧!」瞬间头一撇,一行泪水滑下。
  「晕呀」我的心像被恶心的虫子一下咬噬着,我不敢相信,我的娇妻竟然答
应了这个满脸麻子,性功能全无的老头要玩弄她的要求,虽然她的口气显得胆颤
微微,焦虑害怕!「晕呀」我的梦蓉你不要上当呀,刘小根怎么会真的拿钱给混
蛋周大翔看病呢,他只不过要玩弄你呀。「晕呀」,难道蓉面对男人的威胁和逼
迫真的丧失了全部的甚至本能的抵抗?
  「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梦蓉撇回了头,像是犹豫了一下轻声的说,
「哦,呵呵,只要今晚我的梦蓉侄媳妇像伺候王家人一样好好伺候我,二叔都答
应你……说吧……什么事……呵呵」刘小根听到梦蓉答应自己供他玩弄后明显乐
开了花。
  「你说过,亮伟和你们的网吧有点业务,我希望以后,你能多多照顾他点
……还有,二叔……你要答应我,不能跟亮伟说,我……现在的……现在的…
  …」
  「哈哈……你现在被很多人操过的事情,对吧?」还没等梦蓉委屈的说完,
刘小根就接过了话题……
  蓉咬着嘴唇,无奈的默默的轻轻点了下头。
  「梦蓉呀,我的好侄媳妇,你放心好了,二叔可以答应你,你和大翔一起过
日子的事情,二叔一定帮你保密。不跟王家的人说,也不跟你的莫亮伟提,这样
你也就不用担心王家的人会知道你背着他们偷情了,这样在你的莫亮伟心里,你
何梦蓉或许还不是烂到一塌糊涂,呵呵……呵呵……」刘小根哈哈的笑着,一只
手很快的分开蓉蜷在胸前的纤臂,另一只手更快的伸进她淡粉色的低胸吊带衫里,
握住蓉一只丰满柔软的乳房肆无忌惮地揉搓起来。
  寂静的半夜有些冰冷,虽然我算身在屋内,但脑子里的一片漆黑和眼睛无法
容下的场面,还有梦蓉刚才恳求刘小根哽咽的那几句还是让我满身凉意。蓉还是
一直在关心我,却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一直被我排诸于外,等我再想让她回来或
我想回到她身边的时候,我又看到了听到了这么多不愿意看见听见的遗憾,离婚
原以为是最后的结局,可以终结一切,其实我和她都没有正真的放下过呀!
  不再允许我怀疑了,蓉是爱我的,从开始到现在!即便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女
人最重要男人,也失去了一个人最重要的自由和尊严!现在我清楚了她都是为了
一个信念而把最深的创伤和阴霾藏在她一个人的最深处,那个信念就是为一个人
祝福,为一个曾经让她幸福倍加也让她泪流满面,最后逼着她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的混蛋男人祝福,而那个混蛋男人就是我,莫亮伟!我的眼睛湿润,喉口哽咽,
身体僵硬,现在我能做些什么?现在我该怎么办!?我撤回了抵在隔板手柄空洞
上的眼睛,手痛苦的攥成了拳头,眼泪淌落,心在割裂……
  「那么,现在就开始吧!……梦蓉侄媳妇先把你的这件小衣服和这条小裤子
脱了」刘小根淫邪的奸笑声打断了我混乱的思绪,我挺起腰身左眼再次对准了手
把的空洞。
  「……」梦蓉没有作声听着刘小根的命令突然摇头向后退了一步。
  「怎麽,要改变主意吗?那二叔也不强迫你……不过」这个王八老头说着抽
回一直探在梦蓉吊带衫里揉捏她乳房的手,拿出手机「不过,我这里有你莫亮伟
的手机号,我现在就给他个电话吧,让他……」
  「不……别……二叔……我……脱……」哀怜的梦蓉低下头,泪水再次涌上
眼腔。几乎是以最慢的速度在无比屈辱中手慢慢地提起吊带衫的下沿。
  「对……呵呵……快点脱掉……」
  「二叔,你……你说话要算数……」蓉还是犹豫着……
  「妈的,老子就说话是算数的,你快脱,快脱……」
  经过一个慢的不能再慢的过程,当狭小的粉色吊带衫滤过蓉的秀发从蓉的头
上套去的时候,白晰精致的肚皮,饱满高耸的乳房,诱人欲嫩的乳蕾,一下子呈
现在丑陋恶心的刘小根眼前……当那条毛边的牛仔短裤滑过蓉的秀腿从蓉美丽圆
滑的脚脖子间套出的时候,那修长雪白的大腿,洁嫩如绸的小腿,粉透滑顺的脚
板,晶莹可爱的脚趾瞬间展现在淫秽肮脏的刘小根眼前……或许是梦蓉因为羞愧
的原因,丰满圆嫩乳房微微起伏起来,透明凉鞋里精致的十个脚指头不安的蠕动
着……
  「呵……呵呵……真美呀……」刘小根发直的眼光在蓉曼妙的身体扫来扫去。
  梦蓉把头扭向一边,她显然知道此刻对面的猥琐男人正用猥琐的眼光强奸着
自己,她本能地伸手护在胸口。
  「把手放下……把奶子露出来,站在那里去」刘小根显然不满意蓉护住乳房
的动作,以命令的口吻让蓉站到厕所里的洗手台盆前。
  蓉有点迟疑,但还是顺从的放下双手慢慢地走向洗手台盆,我知道在我和蓉
分开后王楚王雄和周大翔他们长期对她的调教虐待使得蓉原本就柔顺的性格变得
更加从命,现在面对对她软硬施加的刘小根,她还是不敢反抗还是不能反抗,她
现在脑子里唯一的希望就是对面这个变态的男人能快点结束这一切。
  「侄媳妇,你真白,真漂亮,转过去,现在把一条腿抬起来踩到这台盆子上
……」刘小根以平静的语气说。
  「什麽?……不……不要……」梦蓉无力地摇着头。
  「梦蓉呀,我和你大翔老公一样,都不习惯同样的话说两次的,知道吗?」
  刘小根手拿起手机有点不耐烦地说。
  可怜的梦蓉沉默了一会她似乎狠了狠心强忍着羞辱,把一条腿抬了起来,迈
在了洗手盆台面。
  「哦,真美呀,不要动,就保持这样的姿势……」刘小根发出一点欢呼,眼
睛直直的看着蓉背对着展现的丰柔臀部。这绝对是一个让男人感到淫荡,让女人
感到羞耻的姿势,粉色半透明的蕾丝边内裤裹着梦蓉丰满浑圆的臀部,可以看见
内裤蕾丝边纹因为一条腿在上一条腿在下的紧绷动作,而陷进在修长大腿根白嫩
的皮肤里,粉色半透明的内裤包着肥胀的阴户,若隐若现的阴毛让人浮想联翩。
  蓉微微的低下了头,美丽的秀发垂掩了脸面,双手撑着洗手盆台无奈的维持
着这个姿势,我能听到她轻轻叹了口气……
  龌蹉的刘小根饶有兴致地围着梦蓉半透明蕾丝边纹内裤包裹的性感臀部,左
看右瞅。犹如一个艺术专家欣赏一副美图般仔细的观察着……
  突然,刘小根拿起的先前放在边上的那种黑色巨大的假阳具,把蘑菇头似的
假阳具龟头点向梦蓉的阴蒂部位,不停的来回磨擦,「啊……别……」受到突然
的袭击,维持羞耻姿势的蓉控制不住从喉咙发出一声哼叫。
  「嘿嘿……」刘小根一脸阴笑,拍了一下蓉丰满的臀部持续玩弄着她最敏感
的部位……
  「刘小根,你这个猪狗不如的老色鬼!」狭小隔间里心中满是纠结的我,不
断的用肮脏的语言辱骂着眼前的画面这个异常猥琐的老混蛋。
  「别……别这样……二叔……求求……你……」梦蓉微微回头,苦苦的哀求
着着站在她后面用假阳具摩擦她阴核的刘小根……渐渐她的身体由于下体传来的
快感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哈哈,我大翔侄子说的没错呀,你这骚货的体质就是敏感啊!还没磨多久
了,你就要发浪了呀!?」显然梦蓉的哀求没有任何作用,刘小根继续着自己的
快乐……
  「哈哈,裤底好像有湿痕了呀……哈哈……好了现在爬到台盆面上去!」刘
小根停止了对梦蓉阴部的玩弄把假阳具放在一边开始新的命令。
  「什么?……你要做什么!」喘着细气的梦蓉表现的颤颤微微,说话带着恐
惧。
  「爬上来!……」刘小根重复着,同时拍了下洗手台盆并把上面的东西移到
一边。
  半转着头看着刘小根的梦蓉眼睛有点红,雪白的颈项也有着一丝红晕,她咬
了下嘴唇,闭了一下眼,皱了下眉头,艰难的提起另一条腿爬上了洗手盆台…
…摆正身体,丰满的臀部高高的向后翘起……
  刘小根显得很十分得意,这个或许平时里除了他恶心的老婆,不会再有其他
女人正眼看他的丑陋猥琐男人,看到这样漂亮的蓉屈辱却诱惑的趴在他眼前的洗
手盆台面上,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满意至极。
  窄小的粉色半透明的蕾丝边内裤紧裹着的蓉浑圆丰翘臀部,散发着蓉青春且
成熟的魅力。这个混蛋半老头轻轻的抚摸着梦蓉诱人的屁股,不时咽了口口水
……
  「啪……」「啊……」「唰……」
  突然,一记重力的拍打在蓉上翘的美臀上,伴着梦蓉的一次惊叫刘小根一下
子生生撕了那条裆部已经些许潮湿的内裤。
  「呜…呜……」蓉一阵哆嗦,吓得哭了出来……
  「哈哈,别害怕,我的好侄媳妇,让你二叔研究研究……」
  梦蓉抽泣着,不是回头紧张的看着……
  「真是极品呀,屁股有大又白又光滑,这小逼,真干净,看你这下面的嘴巴,
呵呵颜色真好看,不像我老婆的那样黑乎乎的,阴毛也不多不乱……哦……哦
……还有这里,梦蓉呀你的屁眼昨晚没有被我大翔侄子那个粗家伙玩吗?好紧致
绝伦呀,颜色还是带点粉的,真她妈的让人流口水呀!……」。刘小根的一双脏
手手肆意地轻拍抓捏着梦蓉柔嫩丰圆的臀部,眼睛直直的仔细观赏践踏着蓉最羞
耻的身体区域。
  显然蓉被这个淫秽二叔的动作和言语羞得无地自容,不停的摇着头……
  「这个矮子王八蛋真是恶心之极,上天为什麽要让我的妻子落在这样的人手
里,我和梦蓉也相处几年,她身体上的秘密我曾经也了如指掌,那里凹,那里叠,
那里敏感,那里喜痒,但蓉以这样的姿势,被一个男人从后面,肆意的欣赏她最
神秘的部位,趴在刘小根前面蓉的尊严和躲在卫生隔间我的神经在一瞬间被彻底
的粉碎,刘小根,这个畜生呀!」
  突然刘小根猛的把蓉的屁股扳开,对准了蓉精致的屁眼用力的吐上一口唾液,
「漂亮的侄媳妇,和大翔一起玩过你几次,但我还没享受过你的肛门呢,今天让
我爽爽……」
  「啊……」蓉一声惊叫,还没来得及反应,刘小根已经把他的中指硬生生地
插进去了一节。
  「啊……疼……别……」蓉惊恐万分,身体一下子挣扎着扭动起来,刘小根
见状,挥动另一只手狠狠地拍在梦蓉丰满圆翘的屁股上,顿时雪白的屁股泛出了
一片粉红,「啪……啪……」「啊……啊……别打……」臀部的每一次受到重力,
梦蓉的头就仰起一次。
  「给我老实点,否则有你好受的……」刘小根边说,边把剩下的半节手指更
残酷的塞进了蓉肛门深处。
  「呵呵……小骚货子……你屁眼里的肉钳住我了,哦……夹得我好紧啊…
…」混蛋刘小根得意地讥笑着。
  哀怜的梦蓉没有办法躲避这恶心的侵袭,只有继续保持着屈辱的姿势,愉悦
着淫秽的周大翔的二叔。
  「……畜牲……畜牲……畜牲……畜牲……」一板之隔的我不停的诅咒这个
用下流动作淫虐蓉敏感部位的无耻阳痿男人,但身体却涌起一种莫名的燥热。
  「嗯……嗯……别……嗯……不要……求求你……不要了……啊……」刘小
根的手指不断在梦蓉的直肠深处挖弄,时间一长梦蓉哭着连声求饶。
  「呵呵……你二叔也还是比较会玩的吧…………」几分钟后一脸猥琐笑容的
刘小根满足地从梦蓉肛门里抽出手指,变态地端详了一会然后放到鼻子前闻闻。
  「呵呵……味道淡淡的呀……梦蓉呀没想到你里面都这样的干净……大翔说
的没错,你从里到外都是吸引人的呀……好了,现在到你为我服务服务啦……下
来……过来…」刘小根拍了拍梦蓉雪白泛红却依然翘起的屁股,眼睛环顾了下周
围,眼睛停在了我蹲藏的隔间方向。
  结束了肛门被手指插弄的恶梦,梦蓉的表情显得轻松一些,她慢慢地从洗手
盆台上爬了下来,微微低头,顺从的跟着刘小根向我走来。
  前面的刘小根短小龌蹉恶心,后面的梦蓉玉立白嫩玲珑。我已经很久没有体
会蓉裸露着秀体向我正面走来的感觉,曾经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很多次当她沐浴
完毕,带着诱人的芬芳妖娆的曲线走进卧室正面向我走来的时候,臀部的跨动,
胸部的微抖,灯光下白润的肌肤,总是让半躺在床上的我,瞬间翘着我的兄弟。
曾今在蓉身上起伏的日子我总是很自豪我的妻子有着让所有女孩嫉妒的雪白娇
嫩的肌肤,那乌黑披背柔顺秀发,那自然的唇红齿白还有天然的长睫毛大大的眼
睛明亮的眼眸微笑起来如梦如幻似的深深酒窝,她就是个仙女,美的很过分……
  刘小根拖沓的脚步和梦蓉高跟鞋点地的声音挪过来了,我突然终止了脑海里
完美的画面,我的心瞬间猛跳了起来,他们向我走来了,难道刘小根要到隔间里
来!难道真的要进入隔间里来!如果隔板被拉开梦蓉看见了我,看见了我这样龌
蹉的蹲着,我该到底该如何解释,赤裸的梦蓉又如何面对我呀!老天,老天……
在我心急如焚,冷汗直冒的瞬间「吱……」隔板的门真的被拉开了!
  「呵呵,这里还真有,就这个吧,还不错」还好刘小根的声音在我隔间的另
一侧响起,这个混蛋拉开的是另一个隔间的门,我如释重负,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但心一点也没有轻松起来。就在一板之隔,几厘米之外,淫秽的刘小根走了进去,
拿了什么似的又递给了站在隔间门口的蓉。
  等蓉和刘小根退回到厕所中央,透过小孔的视线又能全部看见他们的时候,
我看见蓉手上领着个红色的塑料桶,这该是医院打扫厕所时用来装脏水或清水吧!
  这个王八蛋让蓉拿着这个干嘛?
  「把桶拿到墙边上去,倒过来扣在地上」
  「你……要……干什么……」
  「少废话,听话……」
  「我……」
  在刘小根的命令下,蓉光着身子有点拘束的按着他的意图把桶放到了墙边,
并翻过来底向上扣好。
  「梦蓉呀,你答应过今晚要像伺候王楚那样斥候我的哟,来给我跪好,先给
我按摩按摩吧……」刘小根不紧不慢的走到塑料桶前,然后一屁股坐在上面,背
靠着墙壁看着站在面前低着头的白嫩梦蓉说到。
  原来刘小根是让梦蓉先给他安顿好个舒适的座位呀。这个狗养的家伙!
  「不……我……」
  「我什么我,快点,我可是随时都可以打给你莫亮伟电话的哟……」刘小根
威胁着梦蓉。
  犹豫了几十秒无奈的蓉羞红了脸咬了咬牙,还是顺从的跪在了刘小根面前。
  「呵呵,真听话,乖梦蓉,把我鞋子袜子脱了,我喜欢女人按摩我的脚…
…」刘小根看见梦蓉屈顺的样子,高兴极了。
  或许已经不是第一次为男人拖鞋脱袜子了,又或许梦蓉已经认命今晚是逃不
脱这淫秽二叔的玩弄的,她没有花很长时间就脱掉了刘小根的鞋子,扒掉了刘小
根的袜子,慢慢的纤细手指开始揉捏刘小根干瘪的小腿……
  刘小根的手抚摸过蓉的秀发,蓉的粉脖后,用拇指和食指捏住蓉娇美的下巴,
迫使她转脸仰头,面向自己。「哈哈,不错!你很听话,不过要保持下去知道吗?」
  「嗯……」梦蓉脸颊泛红微微点了点头,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回答着。她
无措地继续卑微的伺候着,刘小根的手指没有离开蓉的下巴,她也不敢躲避,眼
里充满了哀怨。
  「你真漂亮!……揉的真舒服,王楚他们经常这样享受吧」刘小根的手指继
续滑玩在蓉的下巴和脸上……
  「唉!像王楚这样有钱老板就是舒服呀,有这样的美女做奴隶,不过我刘小
根也不错了,也能享受到我梦蓉侄媳妇脱光衣服的伺候呀,就是这里的环境差点
……哈哈……哈哈」刘小根一脸满意,眼睛环顾了下厕所……
  「哦!很舒服!你今天要好好的给我按摩一下,听见没有?……」
  「嗯……」蓉继续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轻轻的回答。
  几米开外,曾今深爱的妻子好像女奴似的跪在恶心的男厕地板上,白嫩玲珑
的身体娇怯怯展现在丑陋龌蹉的男人面前,我的视线有一次模糊起来,一种异常
的沉重的压迫在我的心里。
  或许很久了,蓉按摩的表情已经感觉有累意,但刘小根好像并没有要把脚放
下的意思。
  「梦蓉婊子,你这里可真软呀!……」刘小根用肮脏的脚趾勾弄着面对他跪
着的蓉的乳房。
  「……」梦蓉羞得满面通红,不知该怎样回答,只是把头低的更底。
  「过来!再靠近一些!……」刘小根眯着眼睛,温和地命令。
  「这……不……」梦蓉羞辱的拼命摇头。
  「怎麽?又不听话了是吗?…嗯?…」
  「不……我……」显然无奈梦蓉是斗不过卑鄙的刘小根的,慢慢的她将身体
往前挪了挪,把那对丰满细腻嫩白的乳房挤压在了刘小根丑陋邋遢的脚掌上。
  「哦!……对!……就这样…很好!……再好好揉一揉!……」刘小根舒服
的叫了起来,不断的转动自己的脚面,让他的臭脚掌充分的压住蓉的乳房,用力
的摩擦起来。
  由于刘小根的臭脚撑着梦蓉的胸脯,蓉被迫昂起了头,羞脸偏上,我能看见
她脸上挂着因为战栗委屈而划下的泪滴。
  「喔,真他娘的享受呀,梦蓉呀我问你,用奶子给男人按摩脚,我是第几个
呀……?」刘小根显得很兴奋说话有点大声起来。
  「二叔……,你……说话轻点……」蓉涨红了脸……
  「怎么……让别人看见你这个样子是不是没脸见人呀……哈哈……都是婊子
了,还在乎这么多干嘛,待会我还要给你上点药,让你流多点水,用我刚买的大
号玩具好好的弄弄你下面小逼呢。。哦。。。真柔软真舒服呀。。。来先给我说
说你的奶子还伺候过那几个男人的臭脚……」
「.....」蓉早已泣不成声。

「不说的话吗,那我就继续大声了……直到有人听见哟……」
  ……
  厕所内明亮的节能灯似乎驱散了半夜的黑暗,封闭的空间里空气慢慢湿粘慢
慢闷热,除了厕所本来的味道还混合着跪在地上梦蓉柔体的淡淡芳香,藏在隔间
我散发的点点汗味,以及刘小根赤着双脚的阵阵怪臭。
  畜生刘小根继续用粗糙的脚底和言语玩弄着美丽哀怨的何梦蓉「快说,快说,
你的大奶子还伺候过那几个男人的臭脚呀……」并开始用短粗的大脚趾和边上的
脚趾用力的夹起梦蓉的粉红诱人的乳头,用力的往外拉……
  蓉柔美的身躯因为奶头的疼痛不自然的发抖起来「啊……别……疼……二叔
你别拉了,我说……我告诉你…………」
  不,在刘小根的淫虐性下,梦蓉又要被逼亲口说出自己的屈辱了,蓉的身体
已经被刘小根这样玩弄了,这个矮小的王八蛋为了满足自己还要逼着蓉让她亲自
说出让他愉悦,让蓉崩溃的淫秽悲屈内容,蓉如何承受呀!我也不想听,我也不
能听,我也不敢听,可我现在除了蹲着又能怎么办?
  「还有……大翔……还……有王……」正在蓉紧张的艰难羞愧的从嘴里吐着
名字……
  「嘭!~」的一声巨响,厕所的门被猛然踢开了,明亮空间里一切仿佛一下
子停止了,所有的声音顿然然消逝,所有的动作戛然而止。蹲在隔间我的眼睛,
跪在地上蓉的眼睛,坐在桶上刘小根的眼睛同一时间朝向了一个方向,厕所的门
口。
  一个满脸都是愤怒震惊奇异表情的男子站立在门口……大概凝固十秒,他怒
冲冲的几个箭步冲到刘小根和梦蓉面前,对着一脸恍惚的刘小根就是重重的一拳
……
  「你这个狗娘养的」……
  「啊……」那是刘小根痛苦的呼喊……
  「啊……」梦蓉捂住了脸孔,哭喊的厉害……
  「我的天呀!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他?我的天呀!他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他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我不知所措,异常惊慌!
  冲进来的男子我认识,他不是别人,正是我的生死好兄弟,方旗!
                待续

俺去也图片区 俺去也理论片 俺去也最新地址 俺去也网站
上一篇:【淫妻的极限】第八章(中)变故和契机 下一篇:【绽放的娇妻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