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性爱技巧  »  【捆绑女奴】

【捆绑女奴】



               导 言   由于社会上过度的腐败和无能,人们已经不能承受所受的压力,社会文明越
来越有被另一种价值观念、另一种道德观念、另一种思维所替代。   这种替代品的基础是女奴-----用来为他人制造欢乐的女人。   那个酒馆的角落里有几个妓女,她们戴着奴隶项圈、穿着高跟鞋,还穿着其
他的东西吗?上周她们还可能是其他妓女的老板,今天可能只是为了取悦那些需
要她们的男人或女人,绳子和锁链使她们可怜无助。   那个漂亮的法国美女在门口迎接你,此时如果某个女人的男朋友朝这个方向
看了两眼,这可能就会招致这个女人的一顿脾气。她的存在只是为了取悦别人,
当然,对方的要求可能会是无理要求。   (试想如果一个女奴穿着超短迷你裙和高根鞋被捆在旁边而无人帮助的话,
还有什么方法能比这更使女人可怜嘻嘻呢)
 
  当然这里也是有法律的地方,但是在这个城市里的任何地方,奴役女人并不
是违法的事情。如果你认为这些法律是保护女人的话,那你就错了。法律是奴役
者指定的,女人还得受到奴役,只有奴役者能控制法律。   在我们谈这些的时候,旁边就有一个可怜的女奴,正遭受着鞭子的抽打。一
会儿她就会很顺从的成为一个女奴的,只有在那些男主人或女主人摸到她身体非
常隐秘的地方时,她才会叫出声,毕竟,她只是为了取悦别人才存在的。
                第一章
  安德里亚.安德森认为自己应该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上个月她刚刚进
入阿克米整容学院,希望用两年的时间学习,以使女人看起来能美丽一些,最好
看上去只有实际年龄一半那样大。   事情的发展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一次,她和一个女人聊天,后来发现她是这
所大学的校长。她说自己需要一个行政助理,希望安德森能试试,当然,也谈到
了金发美女,谈到了学校里的女发言人,并说安德森的美貌、性感使她非常适合
这个岗位的要求。
 
  安德森并不知道这个工作有什么其他的要求,在这方面也没有经受过什么训
练,在她19年的日子里,她所作过的工作只有使自己更美丽。黛比.劳森,她的
老板,一直使她非常忙碌,尽管工作量不大,但是安德森知道,如果自己的经验
变的逐渐丰富的话,工作量也会随着变化的。   “今天我们将会去拜访一个女人,她可能会使我们学校的辅助产业有所发展
的。”   安德森并没有完全听懂老板话里的意思,她非常的诚实,往背后拢了拢长长
的金发,等待老板的解释。但老板没有说什么,安德森也没有在意什么。
 
  “叫人把车开过来,我希望你一起去,这对你也是非常重要的经验。”
 
  金发美女立即通知下去,然后她们在学校门口等车过来。尽管有一副优美的
身材,安德森仍然穿了一件黑色长裙,配上夹克上衣。只有女奴才暴露自己的身
体,安德森的穿着如普通的女人一样,实际上,她的身材如果按普通女人那样穿
衣实在是太浪费了。
 
  几分钟后,车就过来了。让安德森吃惊的是,车不是用马拉的,而是16个美
女,4行4列。每个美女都留着很长的马尾辫,在屁股中间摇晃。她们戴着乳罩,
后面的带子与长筒袜相连。除了高跟鞋外,她们几乎是裸体的。   安德森走在队伍的前面,前排每个马女都戴着眼罩,她们都不能向旁边看。
精致的马具使她们的头不能左右转动,她们只能向前看。后排的马女都戴着皮质
的眼罩,都看不见所走的方向。她们按指定的形式站好,两腿分开,昭示着任何
人都可以拥有她们的身体。   安德森把玩着第一个马女的乳房,用手指轻轻捏着她的乳头,仅仅几秒钟的
时间,就达到了安德森希望的效果,马女的乳头慢慢硬了起来,快高潮的样子。
 
  安德森对第二个马女进行着同样的把玩。尽管有口嚼物,第一个马女仍然发
出了小声的抗议,她希望安德森继续把玩她的身体,如果没有人利用她的身体,
她站成那样子还有什么用,她们只是女奴,别人需要什么对她们来说并不重要。   当安德森刚开始把玩前排最后一个女奴的时候,黛比.劳森走了过来,后面
牵着一个拎包的女奴,尽管她需要一个钱包,但是由于有女奴愿意来为她拿包,
黛比是没有必要来麻烦自己了。   跟在后面的女奴上身穿着一件传统的黑色法式女上衣,下身穿白色,带褶边
的短裙。这两件衣服可以立刻引起别人的注意,第一是因为它们太小了,裙子的
褶边前面只到丝袜的位置,后面到屁股底部,这样足可以吸引挑逗别人去猜想下
面是什么,而别人随时可以从后面看见她的屁股。最惹火的是她上衣的领圈,已
经低到了直接可以看见乳房的地步了。
 
  尽管她穿了一件传统的法式上衣,但她的表情也只能是婊子,作为女奴,她
戴着一个皮质的背环,黛比把钱包栓在了上面。手上戴着皮质的手铐,她只能站
在原地不动。只要女奴存在,黛比就永远不用自己拿钱包了。   黛比从女奴的背环上取下钱包,把绳索交给安德森,然后从包里拿出一个眼
罩和假阴茎,并把它们一起递给安德森。   “把她栓到那边去,用这些东西伺候她。”
 
  安德森兴奋的跳了起来,她一直非常羡慕黛比,因为她有许多漂亮的女奴,
而这个是其中非常出色的一个。她用绳索把女奴牵到靠近校门的一堵石墙旁边,
在离地5英尺左右有一个铁环,安德森把绳索系在了铁环上。   这个女奴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一停下来,她就把腿尽可能大的分开,安
德森舔舔她的嘴唇,象预期的一样,这个女奴变的非常兴奋。慢慢的,安德森
把假阴茎插入了女奴的身体,这时女奴的乳头非常的硬,乳房向外挺着,好象要
爆了一样。
 
  下一步是那个眼罩,安德森走到女奴的身后,把眼罩给她戴好,女奴用手拿
着假阴茎,因为她知道,如果阴茎掉下来,她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这个女奴蓝眼金发,安德森知道她长的非常的漂亮,但却不知道自己和她有
什么相近的地方,她丝毫没有意识到,作为黛比的跟班,这个女奴只是自己的前
身。
 
  当安德森完成这一切的时候,黛比坐到了马车上,并且示意金发美女坐到自
己身边。
                (2)
 
  她们只用了几分钟就到了目的地,这所大宅子离奴隶市场只有几个街区的距
离。
 
  “这是什么地方,看起来象一座宫殿”,安德森问到。
 
  “这是索非斯政使的家。”
 
  “哦,那是亚马逊。”   安德森以前经常听说过关于亚马逊女奴的事情,但却没有足够的勇气来问。   (安德森当然不想把注意力转到自己身上来,她有着长长的金发、美丽的面
貌、发育的无可挑剔的身材,她将是第一流的指挥女奴的人才,她相信黛比会好
好照顾自己的。   她们并肩走进城里,安德森感到非常安全,因为她受到法律的保护。   “我们来这里做什么,”下车时,安德森问到。   “亚马逊人会分发一些东西,对我们化装品的销售可能会有很大帮助的。” 她说了一个这么显而易见的谎话,连她自己都不能确认安德森是否会相信。
黛比确信这个年轻女人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   玛琳娜象看其他女人一样看着黛比,她看人的唯一标准就是能带来什么样的
女奴,价格可以商量。这时,这个高个深皮肤的女人有生意要谈,只能把其他事
情先放下来。拥有这样的能力,她足以确保索非斯地区的女奴的来源。   当黛比和亚马逊人低声交谈的时候,安德森睁着兰色的大眼睛,疑惑的看着
黛比。她从来没有在一个地方见过这么多的女奴,同时在市场内外。有上百个女
奴在市场里,她不能说出每个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但是觉得自己认识其中的一两
个,她在想他们是否已经受到了亚马逊人的奴役,但马上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她
们还在城里,还受到法律的保护。
 
  但是她的这些想法马上就被证明是错误的,一个亚马逊人拿着一个3英寸宽
的胶带往她的嘴上封,安德森想伸手推开这个人,但是自己的手被另外的人扳到
了背后,她感到有人用绳子在捆自己的手,并且她的头被蒙上一个白色的头巾。
这个白头巾有平常头巾两个那么厚,如果在头上蒙紧的话,安德森是什么也看不
见的。
 
  几个看不见的手把她推到在地上,并且感觉到有人在捆绑她的肘部,并且双
手已被捆绑的结结实实。安德森扭动着挣扎,但是绳子还是从肘部穿过,系上了
结。现在,她已经成了可怜无助的女俘,两个手一点也不能移动。
 
  但是还远远没有结束,安德森感到自己的身上继续被绳子捆绑,一圈绳子把
她的手臂和乳房捆在一起,随后又有几道绳子把她被捆的双手跟后背捆在一起。
安德森徒劳的前后扭动挣扎,当然她所做的一切都毫无用处。   接下来她被面向下翻了过来,此时她才感觉到双腿也被捆绑。一道绳子捆在
脚踝上,另一道捆在小腿上。这时她感到捆在脚踝上的绳子和捆在胸部的绳子又
被紧了紧。
 
  安德森仍然在用力挣扎,但亚马逊人捆绑的非常结实,毫无挣脱的可能性,
蠕动,扭动,她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的,她无谓的挣扎反而使捆绑她的人爆发出
笑声。她想请求他们放了自己,但是封嘴的胶带使她发不出任何声音。   背后被人踢了一脚,使安德森再一次面朝下的跌倒,几秒种后,她停止了挣
扎,当她再次准备挣扎的时候,她感到她的脚被向上弯,她努力的想挣脱,但是
她仍然感觉到手脚被四马倒攒蹄的捆在了一起,已经没有丝毫逃脱的可能性了。   “那么,现在我们应该怎样做这笔生意呢。”
 
  “象现在这样,可以毫无疑问的说,我美容院里有很多漂亮的女生呢。”   “那么为什么我们这么多人等在这里,而你美容院里漂亮女生却很少能到这
儿来呢。”
 
  “那是你们的问题,我知道你们在城里有一些女奴,但还远远没有达到你们
要求的数量,给我很少比例的利益,无论你们需要什么,我都提供。现在的主要
问题是你们不能在自己被发现前使那些女奴快速的从这个城市里消失,这方面,
我倒是可以帮忙。”
 
  听到这话,这些亚马逊人马上来了兴趣,因为虽然他们有很多方法把女奴运
出城,但是不被发现的办法却是不多。   “那应该怎么办呢。”
 
  “其实很简单,如果你们把一个女奴运走,那她只不过是消失。并且如果没
有记录的话,也不会被查出什么线索的,但是如果是很多女奴一起失踪的话,那
可能会引起比较大的注意。”   “在我的美容学院里有很多美丽的女人,她们从各个地方来,等到毕业后,又
会到各个地方就职。你们可以告诉我你们需要哪个,你们一旦抓住她,我会及时
的作出证明她们已经毕业,到其他地方工作了。这可以使追查的人到各个方向查
找,这样可以使追查者分散精力,最后一无所获而放弃,这肯定是个好办法。”
                (3)
  在他们讨论这个方案的时候,安德森仍然在挣扎,在地板上前后滚动,希望
能弄松绳子,从而能有机会逃脱。如果她真正成为一个女奴的话,尝试逃走会受
到非常严厉的惩罚,但由于她还没有完全的变成女奴,他们还可以容忍她现在的
行动,逃走是绝对不可能的,那些捆绑她的人都知道这一点。并且他们还知道,
当这个金发美女知道这点的话,她会变的非常温顺的。   “这位是首领。”
 
  “你必须保证不泄露我们的任何秘密,”玛琳娜警告黛比,这也是目前情况
的权宜之计。实际上,他们并不信任黛比,不会告诉她自己的秘密的,这个高个
黑皮肤的女人是不会告诉任何人有价值的东西的。   这些人开始筹划他们的计划,那个首领在一个酒馆前停了下来,在那里有许
多女奴需要运走,此时一切亚马逊人以外的人都被挡在了酒馆的外面。
 
  这时一个亚马逊人用刀割断了把安德森手脚捆在一起的绳子,当她的双脚刚
刚落地,立刻有两个人过来拖住她的胳膊,另一个人过来牵住捆她手臂的绳子,
把她拖到了另外旁边。
 
  安德森也进行了最后的反抗,但显然她什么也做不到,她仍然被捆绑的结结
实实,她也知道,如果那些人不放她走的话,她自己是不可能逃脱的。
 
  两个亚马逊人迅速的跑了两步,走到了众人的前边,在首领的背后一个隐藏
的地方用特殊的钥匙打开了一个盖子,露出一个想地窖一样的洞口,两个人抓起
安德森塞了进去,安德森捆在一起的两个脚踢了两下,但毫无效果,两个人抓住
她的脚,把她推了进去,然后小心翼翼的盖上了盖子。首领看见盖子和以前盖的
完全一样,脸上才露出了女性应该有的充满魅力的笑容。
 
  “这就是你们怎么把她们运出城的办法了。”黛比对她们用这么简单的方式
感到非常的吃惊,她对这些亚马逊人没有什么了解,象这么简单的偷运女奴的方
法,她还是完全的没有想到。   “这只是我们非常简单方式里的一种,这种方法用不着筹划。我们有很多的
方法,如果我们有十几个或者更多的女奴要运输的话,我们可能会采用比较周密
保险的方式。”   “十几个或者更多。”   “还记得去年最有魅力的小姐的选拔大赛吗,那些参赛的小姐不是很快的从
这个城市里突然的消失了吗。”   “那件事是你们做的,我们都不知道她们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美容学院里
有几个学生也参加了比赛,现在她们在哪里?”   “各个地方,比如这里或者其他什么地方,有一些我们运到了索马里,其他
的那些在美丽和性感方面达不到我们要求的,仍然在这个城市,但是我们不知道
确切在那里,因为一旦我们卖出的女奴,我们是不会在继续做记录的。”   她没有必要补充。如果一个女奴在公共场合露面会被大家认出来会怎样。因
为一个女奴如果穿着很暴露、极端性感的衣服时,人们通常只会注意她张得怎么
样,如何如何的性感,而不会注意她是谁。   “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如果我们不在旁边的话,可爱的安德森会感到寂寞
的。”   现在可爱的安德森被捆绑的扔在一个马车里,没有多久目的地就到了,也就
是亚马逊人在城外的驻扎地,表面上这里是转移女奴的地方,实际上,这里也进
行着奴役女奴的活动。所有落到亚马逊人手里的女人,象安德森,还有被引诱到
这里的、或者通过其他手段被亚马逊人得到的,都会先运到这里来。经过他们的
装备后,变成真正的女奴被弄回城里。   马车停在了亚马逊人的驻地旁边,在这里,亚马逊人并不是唯一的贩卖女奴
的人,也并不是这里最大的女奴贩卖商。   马车停了几分钟,看看是否会有人碰巧通过,通过帐篷的掩护,挡开城墙上
哨所的目光,这样,这些人可以非常安全的打开车厢,通常车厢里都是空空的,
但有时也会有一两个被捆绑的结结实实、无助的女人在里面。
                (4)
  安德森跪在路的中央,头上的丝绸毛巾使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两个亚马逊人把她拉了起来,其中一个蹲了下来,检查了以下捆绑她的绳子,然
后两个人把她拖进了一个帐篷里。   由于还不知道打算把她买给谁,亚马逊人把安德森关到了一个特殊的地方,
在旁边的一个小帐篷里,有一个关押女奴的特殊的箱子,两个亚马逊人打开了箱
盖,然后把她放到了里面。   安德森尖叫着挣扎,但是封口的胶带使她发不出任何声音,捆绑手脚的绳子
使她的挣扎变得毫无用处。其中一个亚马逊人掀起半个箱盖,上面有个半圆形的
孔槽,紧靠安德森的脖子,另外一个人同样把另外一半箱盖放到安德森的颈后,
然后锁上。使安德森的头留在箱子的上面,而身体则完全在箱子里。   然后两个人又用锁链把箱子整个的包了一圈,即使不用这样,安德森已经完
全没有逃走的可能性了,在加上锁链,只是为了使俘虏感到更加的可怜无助。   “让我们看看这个长得怎么样,”其中一个亚马逊人把系在安德森头上的丝
绸毛巾解了下来。   “哦,这个张得可不错。”   “的确不错,我们应该好好玩玩她。”   这两个女人互相嬉闹了几句后离开了,只留下安德森在这里。安德森看她们
走了出去,再次的尝试挣扎,但是现在又多了另外的束缚,并且被关在木箱里,
逃走是不可能的了。现在即使她没有被捆绑,也是完全没有逃走的可能了。   她想向两边看看帐篷里的环境,但立刻发现这也是不可能的,孔槽的边缘紧
紧的贴在她的喉骨上,丝毫的移动都会是她的喉咙感到剧烈的疼痛,因此安德森
只能直直的盯着帐篷的前面。   挣扎了一会儿,进来了两个女人,其中一个安德森在女奴交易的时候见过,
她觉得这个女人很可能就是负责人。   “给她准备一些节目”。   这个金发美女根本就不明白“节目”是什么意思,她更加不会想到节目就是
使她屈服的一些必要的手段和折磨她的方法。   在她还没有意识到要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另外一个女人,就是安德森没有
见过的那个,从身上拿出了一个皮革的眼罩,她把眼罩戴在安德森的头上,然后
从后面系紧。这个眼罩由皮革制造,里面垫有两个泡沫的橡胶,当她把眼罩系紧
时,橡胶垫挤压着安德森美丽的脸庞,使脸的轮廓完全的显现在眼罩上,由于被
紧紧的捆绑,安德森也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把这个眼罩拿开。   她听到了箱盖被打开的声音,箱盖一被拿开,一股凉风吹向了她的脖子,她
可以扭动她的脖子了,但是她并没有,而是一直保持刚才的样子,尽可能的持续
保持刚才的样子,两个手把她拉了出来,然后她感觉被人拖了起来,但不知道会
被带到哪里去。   她很随便的把安德森扔到地上,安德森感到向后跌倒,但是立即被扶正了,
这也仅有几秒种的时间,然后安德森感到自己的脚一点点的向上,然后完全的离
开了地面,她的整个身体的重量完全靠被捆绑的上身支撑,但是稍后她有感到捆
绑脚的绳子继续向上拉,头有向下沉的感觉,最后她被头下脚上的吊了起来。   这时那个亚马逊人准备用刀子脱她的衣服了,这个专用的脱衣刀为弯形,刀
锋象剃刀一样的锋利,用这样的刀不会割伤女奴的皮肤而能脱下她所有的衣服,
因为被绳子捆住的衣服有时需要用拖或挖的动作,而这种刀做这份工作那是再适
合不过的了,看起来这个亚马逊人一定经常从事这个工作,仅仅用了不到5分钟
的时间,安德森的身上就已经变得一丝不挂了,当然除了捆在身上的绳子。
                (5)
  因为头上戴着眼罩,安德森看不见在屋子里还有没有其他人。在屋子的另一
边,还有两个马女,每个马女穿着特殊的皮制上衣,她们的手臂完全露在外面,
尽管上衣的领子一直到脖子的位置,但是前胸的两个很大的洞使她们的乳房完全
挺立在外,马女也戴着眼罩,因而她们并不知道屋里发生了什么事,她们只是遵
从女主人的命令,稍有不从,便会招来严厉的惩罚,当然,多数时候她们还是非
常听话的。   两个马女拉着一辆特殊的马车,车上垂直安装了一个枷具,亚马逊人首先让
两个马女把车拉到安德森身边,然后她很轻易的把安德森提了起来放到了车上,
然后把她的头向下套在刑具的底部,然后用枷锁紧贴脖子锁住,随后又拎起金发
美女的脚,同样用枷锁锁住,这样,美丽的金发女奴被倒绑到枷具上了。   “出发,”这个亚马逊人用一个长柄的鞭子打了一下一个马女的屁股,这个
马女马上就动了起来,另外一个马女同样启动,但是也没有避免在自己的屁股上
挨上狠狠的一鞭。在这个亚马逊人鞭子的指引下,她们拉着马车从帐篷的出口出
去,通过一个小小的过道,进入另一个帐篷。   这个亚马逊人在马女的背上轻轻的来了一鞭,马女马上停了下来。她解开了
安德森头上的头巾,但是马上把她按在了地上,然后把一根绳子从安德森的身下
穿过,然后把绳子从安德森的手腕上面捆紧,安德森是不可能摸到绳结的。她割
断了安德森捆绑手和身体的那根绳子,这样,安德森可以前后移动胳膊了,由于
脚还被捆在一起,她不能走动。   所有这一切作好后,这个亚马逊人站起身去做其他事情了。   玛琳娜和黛比正站在一群女奴的前面。尽管都被捆绑的结结实实,但她们的
嘴却并没有被堵上,她们跪在地上,把舌头伸了出来,以便接受检查。   每个女奴的肘部被一个皮索捆绑在背上,皮索从一个手臂的上部捆绑到另外
一个手臂的上部,使手臂一点也不能前后移动。同样手腕上的一套束缚使手腕也
不能有丝毫的移动。她们都恭恭敬敬的跪在黛比面前。   “你说这些都是毫无经验的女奴吗,”玛琳娜一边检查一个金发处女伸出来
的舌头一边问黛比。   “在昨天这个时候她们还是自由的女人,而现在她们所想的只是如何取悦我
们,如何使我们得到最大的满足。”   玛琳娜和黛比从中选了四个,命令手下用口球堵嘴,然后蒙上眼罩,两个手
下把两个带进了安德森所在的帐篷里。   余下的两个被拉着脚面对面的跪好,这两个知道她们将受到什么样的折磨,
因此不用告诉就把两腿尽可能大的分开,一个亚马逊人解开了一个女奴的手臂,
然后松开了捆绑她的绳子,她们的手刚刚一得到自由,就把手放到另外一个女奴
的背后,然后慢慢的向下抚摩,最后两手分别抚摩另外一个女奴的阴部,两个女
奴的高潮很快出现,虽然口球还没有从嘴里拿出,但她们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   这个亚马逊人拿出了她们的口球,她们立即互相热吻起来,两个舌头在对方
的嘴里绞缠着。   “用不了几天,她们就可以学会取悦各种女人了,”玛琳娜微笑着说,“多
数女奴都会先训练几个月伺候女人,然后在突然的卖给男人,这可能是惩罚她们
最好、也是最令我们高兴的方式了。”
                (6)
  两个人走进帐篷,一个穿着很暴露的、丝绸法式上衣的女奴在后面伺候,几
个亚马逊人在把玩着她们手里的皮带。那两个被选中的女奴跪在她们的面前,她
们注意的中心是安德森,她正无助的站在中间。   “拿个凳子来,我要进行庆祝活动了。”   黛比坐到了凳子上,一个金发美女把头伸到了黛比的跨部,不到1分钟,黛
比就发出了欢快的呻吟。   同时,玛琳娜也没有闲着,从墙边的箱子里拿来一个皮制的项圈,然后走到
了安德森的面前,冲一个亚马逊人点点头,那个亚马逊人取下了安德森的眼罩。   “不管你是不是愿意,安德森,你必须成为一个女奴,我们有很多办法使你
屈服,但我希望你能自己顺从一些,这样你也可以免去一些不必要的惩罚,我们
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你变成一个真正的女奴。”   金发美女愤怒的摇头。   “你真让我们感到失望,”她又点点头,一个亚马逊人拿起皮带,走到安德
森的面前,“慢一点儿,”玛琳娜看看黛比,“你愿不愿成为我们仪式的第一人
呢?”   “当然愿意,”黛比慢慢站起来,小心的整理好衣服,走到安德森的面前,
一个亚马逊人把一个封口球塞入安德森嘴里,因为这些奴役者们知道,如果你一
点自由也不给俘虏的话,那俘虏就很快就会发现逃脱的可能性为零。   年轻的金发美女根本就毫无抵抗的能力,象她这样被捆绑的样子,一点就不
可能移动,两个脚被捆在一起,她所能做的只是在地上滚动而已,但显然,这对
她毫无帮助,看来,她只能受到这个想把她变成女奴的女人的残酷的折磨了。   “到这儿来,会方便一点儿的。”   一个亚马逊人拉了拉头上的一个铁环,随后就是这个被绳捆紧紧索绑、可怜
无助、全身赤裸的女奴被拉了过来,这个铁环跟上面的一个机械装置相连,机械
装置包括几套滑轮装置,她们把捆绑安德森的绳子挂在铁环上,然后随着绳子向
下拉,安德森的双手就被吊到了头顶上面,这个亚马逊人有把安德森的小腿向里
弯了弯,使她的屁股顶了出来。   现在是被打屁股最好的方位了。   黛比站在安德森的旁边,用身体一侧抵住她,又用左手抓紧安德森腰上的绳
子,这样她的右手可以自由的打安德森的屁股了。   “我可以用皮带或是其他什么的工具吗?”   “光手打的效果可能会更好一点。”   黛比看了看身下的雪白的屁股,笑了笑,抡起了手臂。   “啪!”   尽管并不是很痛,但安德森还是哆嗦了一下,因为她知道,这样下去情况会
变的非常糟糕的。   “啪!啪!”   虽然她尽力想移动移动,但向她这样被捆绑的结结实实,黛比想打到她的屁
股还是毫不费力。   “啪!啪!啪!啪!”   抽打已经有开始的不舒服变的有些疼痛了,虽然安德森看不见,但是被人都
看到了她雪白的屁股在持续的抽打下也渐渐的变成了淡红色。   “啪啪啪,啪啪啪!”   安德森扭动着挣扎,但是身上的绳子使她的挣扎对目前的处境起不了任何作
用。   最后黛比打累了,毕竟,她不是那些亚马逊人,比起她们来,她还缺乏持久
力和耐心,平日也缺乏习练,她退后两步,两眼仍盯着这个无助的金发美女。   “我想刚才一定使她舒服了许多,肯定也温暖了许多。”   玛琳娜右手拿着一个皮制的女奴项圈,“这就是你的项圈,”她把项圈拿到
安德森眼前说道。   “你可以避免许多折磨,如果你同意跪下来,慢慢爬过来,把这个项圈戴在
脖子上表示屈服的话。”   安德森并不想成为一个女奴,她不想取悦于其他人,并且也不想被别人象奴
隶一样的折磨,她拼命的摇头,玛琳娜紧紧托起她的下巴,双眼直直的盯着她。   “我希望这不是你的回答。”   她回到座位坐下,稍微向前倾斜了一点身子,身手取出塞在跪在面前的一个
女奴嘴里的封口球,这个裸体女奴立即把头伸进了玛琳娜的跨下,玛琳娜抓着这
个女奴的头,女奴激情的吻着玛琳娜的阴部,为了避免更大的惩罚,这些亚马逊
人惩治别人的方法可多得是。玛琳娜向一个亚马逊人点点头,说道:“继续进行
吧”。
                (7)
  “你屈服的规则非常的简单,”一个亚马逊人对安德森说道,同时用左手捏
住她的脸,四个手指在一边,大拇指在另一边,这样安德森的头就一点儿也不能
动了,她从一开始就非常的凶巴巴的,因为她知道,从开始就使一个女奴屈服是
非常重要的,一旦她开始没有被彻底的制服,以后的工作将变得困难很多。   她用右手抓住了捆绑安德森胸部的皮索,这个皮索的位置很底,她的手挡住
了安德森的视线,但是安德森知道是这个女人正在提起捆绑自己胸部绳子,绳子
的边缘在自己裸露的乳头前后摩擦。   “我们会一直打到你愿意成为一个女奴为止,我想用不了几分钟你就会同意
成为女奴的,但是女奴的项圈就不是那么容易得到了,在得到女奴项圈前,你必
须跪下来,磕100个头,如果那一个你的腰没有完全低下来,并且使你的屁股
顶出来的话,这个是不算在内的,这很简单,是吗?”   这个亚马逊人拿起皮带,轻轻抚摩安德森的左脸颊,安德森想尝试着把脸转
过去,但象这样被捆绑,她什么也不能做,亚马逊人也知道她的反抗毫无作用。   “你能理解这些规则吗?”她一放开安德森的头,安德森立即用力的摇头,
她摇头并不是不理解这些见鬼的规则,而是自己不愿意做那些事情,她只是抗议
她们所做的事情,尽管直到现在自己还不可能阻止她们。   “现在开始,”这个亚马逊人说道,“当你决定屈服的时候,听到开始就跪
下来,现在让着两个姐妹监督你的屁股是否顶了出来”,她用了几秒钟的时间,
来等待这个金发美女是否屈服,尽管她自己也知道不会这么简单的。   一个铁环从屋顶上慢慢落下来,上面系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端通过一套
复杂的滑轮装置,垂下来一米左右,靠近安德森被捆绑的手腕,亚马逊人把绳子
捆在了安德森的手腕上,然后拉动铁环,她这边的绳子越长,安德森手腕上的绳
子越短,慢慢的绳子把安德森被捆绑的手腕吊到了空中,迫使她向下成为弓形,
几秒钟后,她的头几乎快低到地面了,金色的长发铺到了地板上,她的腿尽可能
的向前弯,使她的屁股高高的翘在上边,被鞭打是最方便的姿势了。   如果她放开手里的铁环,铁环还是会固定在原来位置的,有两种方式可以使
这个装置松开的,一种是安德森不停的挣扎,滑轮上的绳子会慢慢松下来,她就
可以站直了。另外一种方法是踩地板上特殊的台阶,从而放开滑轮。尽管安德森
奋力的用脚跺,但是根本就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   这个亚马逊人知道需要折磨许久才会使这个金发美女意识到需要顺从,并且
还没有哪个女人不在这个刑具的折磨下屈服成为女奴的,当然,这个女人屈服的
越快,真正有趣的事情就会来的更快。   “开始”,“啪!”,“开始”,“啪!”   第一下正正的打在屁股的中间,当亚马逊人准备抽打第二下的时候,大家已
经看到刚刚着过皮带的雪白的屁股部分已经变成了粉红色,几下之后,整个屁股
都有了粉红色的痕迹,安德森已经意识到,她的屁股坐下来将会非常的痛苦,不
过,幸运的是,通常女奴都是跪着而不是坐着的,这她恐怕没有能够想到。   安德森无论怎样做都无法避免自己的屁股被抽打,她尝试着使自己的屁股不
要向外挺的那么厉害,但是手臂和手腕上的束缚使她的努力变成白费力气。她可
能会意识到,目前这个样子,她的屁股会翘的很高。   “开始”,“啪!”,“开始”,“啪!”,“开始”,“啪!”   这个亚马逊人对这份工作非常在行,她的每一次都可以打到前面没有打过的
地方,她们打算扩大安德森屁股上的疼痛范围,几下之后,她的屁股上几乎找不
到什么地方没有出现淡淡的红色了。   “开始”,“啪!”,“开始”,“啪!”   这个亚马逊人有点累了,另外一个走过来,接过皮带,这些人都是奴役别人
的专家了,都明白自己该如何更好的折磨安德森,这个金发美女绝对不会因为折
磨她的人累了而感到任何轻松的。
                (8)
  “开始”,“啪!”,“开始”,“啪!”,“开始”,“啪!”   黛比很快就对眼前的事情失去了兴趣,由于她的拍打,她身下跪着的女奴的
屁股也变成了红色,她看来不想让自己的屁股在挨上几下,她的舌头尽可能的伸
出,在黛比的阴部用力的舔着,她很快就学会了如何成为一个好女奴。   “开始”,“啪!”,“开始”,“啪!”,“开始”,“啪!”   第三个亚马逊人接过了第二个手里的皮带,她们之间的更替只是几秒钟的时
间,安德森的身体被软软的吊在半空,金色的长发挡在脸的两边,她所能看到的
只是眼前的一小块地板,她并不知道拷打她的人已经换了两次了。   “开始”,“啪!”,“开始”,“啪!”,“开始”,“啪!”   用什么方法能使这个体态丰满的金发美女屈服呢。   “开始”,“啪!”,“开始”,“啪!”,“开始”,“啪!”   折磨仍在继续,恐怖的皮带仍在无情的击打着她的屁股,她不可能有什么办
法来阻止她们进一步的伤害自己。   “开始”,“啪!”,“开始”,“啪!”,“开始”,“啪!”   第一个抽打安德森的亚马逊人又接替了第三个的位置,看见安德森的屁股变
成鲜亮的红色显得很满意,从经验知道,这个美女支持不了多长时间了,这时所
有的亚马逊人都在低声嘀咕,觉得现在是给安德森准备一个奴隶项圈的时候了,
因为还从没有任何一个女奴,不管是高挑的还是黑皮肤的,不在这种折磨下屈服
的。   “开始”,“啪!”,“开始”,“啪!”,“开始”,“啪!”   安德森想让她们停下来,她愿意做任何事情了,只要她们不再这样折磨她,
她努力想发出声音,但是由于嘴被堵得很结实,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除了她自己外,别人是不能懂得她的意思的。   “开始”,“啪!”,“开始”,“啪!”,“开始”,“啪!”   随着皮带落下来,她的屁股颤抖的非常厉害,她现在别无选择,宁可成为一
个女奴也比这样被她们打自己的屁股好得多。   “开始,”这个女奴没有等她们拉下铁环就就伏下了身子,她的屁股仍然向
外顶着,“啪!”。   “一。”   黛比由于正沉浸在高潮快感的疼痛中而错过了刚才这下抽打,这已经是她今
天晚上的第八个高潮了,此时她才发现现在正进行着什么,而这段时间安德森又
被打了多下了。   “开始”,“啪!”,“七”,“开始”,“啪!”,“八”,“开始”   亚马逊人继续着她们的拷打,如果随着折磨的进行,使这个体态丰满的美女
屈服于她们的任何要求,那么这个折磨女人使她们成为女奴的过程就算是取得成
功了。此后这个女奴将听从于她们的所有命令,她也会明白自己的温顺是她们折
磨结果,知道了这一点,将会有助于她成为一个非常顺从的女奴。   “玛琳娜,有人来了。”   这个女首领在另外一个女奴的伺候下,也有了几个高潮了,但是她们已经被
这些女奴伺候惯了,对于这些快感已经有些习以为常了。   “开始”,“啪!”,“二十八,开始”。   从帐篷外走进三个都是亚马逊人,这从她们穿着的皮制上衣可以清楚看出,
他们身上也都戴着那些奴役人的工具,通常这些人都是时刻准备着来袭击一些可
能的目标的,比如一些张得不错的商店的店员或学校的年轻老师,这些人就用可
能会被弄到这里来,非常漂亮的穿上女奴的服装、戴上奴隶项圈,当然也有可能
穿得更少的情况发生的。   “纳帝亚,劳伦、贝基和你到这儿来干什么。”   纳帝亚甩了甩头发,看了看黛比的方向,显然她对黛比的到来感到怀疑,恐
怕她会听到她们说话的内容。   “生意上的事”。   “你可以在黛比的面前谈任何事情,她是我们生意上的伙伴,你以前不也是
一直在找这样的伙伴吗?”   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亚马逊人都知道玛琳娜打算把黛比也变成一个女奴,这
样她们的话就永远也不会被泄露出去了,因为作为女奴,她的嘴也会被口球封起
来的。   “南茜.里昂朝这个方向来了,我们必须加强防守,阻止她。”   “妈的,”这些亚马逊人起了一阵骚动。   “怎么回事?”   “过去有一个组织,她们自己称为‘反对亚马逊人主力军’,我们称她们为
‘它米’,在我们的语言里有蔑视的意思。”   “哦,”黛比其实还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她一直以来,就是靠自己美
丽的面孔、性感的身材以及还算出众的口才来取得成功。但是显然,她的面孔、
身材对这些人来讲,远远超过生意伙伴的意义。   “你是否还记得,去年在耐斯特城,有一起反对亚马逊人的暴动,”黛比点
点头,她的确记得有这件事,“南茜就是她们中的主要一员,‘它米’流传的理
论是我们制造了很多的女奴,她们使城里的人相信她们,多数人都投靠了她们来
反对我们亚马逊人。”   “我想那次我们大概牺牲了一半左右的亚马逊人,”贝基说道,“当时我也
在那里,我是通过城下的秘密通道逃出来的。”   “因此你认为她朝这边来了。”   它们三个点点头,“劳伦和我打算寻找一个鞭打女奴的工作,而贝基在城里
开一个销售奴役用品的商店,我们都没有让别人知道我们是们亚马逊人,因此,
它们一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们就会立即知道的,她们一打算派南茜过来,我们就
马上知道了。”   “哦,你刚才疏忽了这边,开始,”她们把注意力转移到被抽打的安德森身
上来了,此时她的屁股已经不能翘的那样高,没有能很好的配合这些人的拷打,
尽管鞭打象以前的一样厉害,这几下却没有被计算在内。   “开始”,“啪!”,“三十八”。   安德森的屁股又狠狠的被打了其余的六十二下,感谢上帝,她还活着。每次
听到“开始”就把屁股向外翘翘,使自己的屁股成为这些人鞭打的成熟的、充满
诱惑力的目标,当然这些人是不会有什么怜悯心的,她们回会很快的加以利用,
给上一皮带,有个女奴真好啊,这可以完成两个目的,一是让她的头钻入自己跨
下,同时可以鞭打她后面高高的屁股。
                (9)
  安德森的头无力的低了下来,打完最后的四下后,这个亚马逊人抓起她的金
发,使她能够看见自己,“现在你是否愿意成为一个女奴了,或者我们再开始另
外一个节目呢?”尽管很虚弱,安德森还是拼命的点头,这个世界上看起来什么
都会比被打屁股舒服多了。   亚马逊人松开了她的头发,使她的头又垂了下去,走到了安德森的后面,割
断了把安德森大腿和脚踝捆在一起的绳子,而她的手和胳膊仍然被捆绑在背后,
作为奴隶,她只能移动一点点,而不可能完全的获得自由。   随后她又解开了这根绳子上的绳扣,这根绳子不仅能控制安德森的移动,而
且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使她伏下身子,也能使她的身体保持直立。现在这根绳子一
解除,她立即倒在了地板上。   “诶,金发美女,爬到这儿来,有个礼物送给你。”   安德森抬起头,看见玛琳娜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皮制的奴隶项圈,尽管她自己
并不想成为一个女奴,但她也不愿再经受一次刚刚经过的折磨了。她知道自己毫
无选择,她慢慢的用膝盖在地上爬了过去,她每一步只能移动几厘米,但是她也
知道每一步都离自己的命运靠近了几厘米。
  
  “脖子伸到这里来,”玛琳娜左手拿着奴隶项圈的一端,右手食指顶在项圈
的中间,对安德森说到。   她低下头,脖子紧靠项圈的边缘,玛琳娜把她的头位置固定在自己的两个膝
盖中间,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这个金发的美女就要成为女奴了,玛琳娜的一个
手拿着奴隶项圈,另一个手把她金色的长发摆到一边,等到脖子上再没有头发的
时候,她把项圈围在脖子上,然后用一把精致的小锁锁好,这样,除非她自己打
开项圈,否则这个项圈是很难再被打开的了。   所有这些都做好以后,玛琳娜松开自己的两膝,放开安德森。她抓住安德森
的长发,把她的头拉起来,靠近自己的脸,现在这个金发美女已经完全没有自由
了。   “现在看起来事情变的有趣多了,你会成为一个最美丽的女奴的。”   她朝一个亚马逊人点点头,“给她穿上衣服,捆绑成合适的样子。”   安德森想回头看看是谁从后面走过来,但是她的动作看来太慢了,这个亚马
逊人很快的把一个皮制的眼罩围在她的头上,两衬垫抵住她的眼睛,然后从头后
部系住,这样眼罩就紧紧的固定在她的头上了,她什么也看不见。   她感觉到她们在摸索她的奴隶项圈,身体上的不自在使她想挣扎,但是没有
命令她是不能动的,因为她只是个奴隶,只能服从。她们拽着她的两腿,很多的
手在上面抚摩,同时还有人拖拽着她的皮制项圈。   安德森咱奴隶项圈的束缚下,看起来非常象一个顺从的女奴。反抗是不可能
的,即使她有反抗的念头,但有什么能做的呢,现在的她完全赤裸、绳捆索绑、
口球堵嘴、眼罩封眼。路上遇到的每个人都会把她变成一个女奴的,除了服从,
她无能为力。   “停,把两腿伸开,再伸开点,再开点儿,伏下来使你的膝盖伸直。”   她心里非常紧张,害怕她们会象刚才那样在这种姿势下抽打自己的屁股,她
却不知道这些人会用另外的方法来折磨她。由于被眼罩封着眼睛,她没有看到女
主人从盒子里找出一个很大的橡胶的假阴茎,玛琳娜走到裸体女奴的身后,左手
抓住安德森的一撮金发,控制住她的身体,右手握住假阴茎从她的两腿后面插了
进去。   “恩……”   安德森想站起来,避免这个女人把那个假阴茎伸进自己的身体里,但是她很
难作到。她刚刚有挣扎的意思,这个女人就拉下她的头发,使她又爬了下来。她
想把头抬起来一点,但是那个女人按住她的头,她只能保持原状。   “我希望你仍然想刚才那样趴着,除非我告诉你做别的事情。”
               (10)
  亚马逊人拿开了她的眼罩,尽管她只戴了几分钟的时间,她仍然用了整整一
分钟的时间来适应灯光。   她看了看四周,又看看自己,显然,自己就是一个奴隶的样子。帐篷的四周
用木栅栏围住,有许多女奴,大多都以各种程度的裸体状态被捆绑成各种样子。
但是现在这些人都盯向自己。她明白自己目前的样子一定很可笑,她们可能看不
见自己体内的假阴茎(尽管都看见玛琳娜把它塞进了自己的身体里)。从她们的
角度却可以看到自己的大乳房在左右的晃动。   帐篷里有几样东西,这个美丽女奴看也不敢看。多数都是有皮带的木桩,她
知道这些都是她们用来折磨一些不幸的女奴的,她怕她们发现如果自己在看这些
东西的话,会从中挑出两件在自己的身上试试。她的屁股仍然很痛,为了不再被
她们抽打屁股,她可以做任何事情的。   一个亚马逊人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几个衣服架,上面挂着几件安德森经常看
见的非常性感的衣服。她把它们挂在离安德森很近的一个刑架上面,她走到安德
森旁边,拿起系在她奴隶项圈的皮带的一端。   “喂,金发美女,走过来。”   美丽女奴站了起来,很显然,她必须服从,尽管可能会使那假阴茎掉下来,
她小心的走着这几米的路,由于身体的假阴茎使敏感部位很兴奋,尽管双手和双
臂都被捆绑在背后,她努力的使身体拉紧,这次倒是没有什么逃跑的念头,而是
保持假阴茎能继续留在体内,不要掉下来。   地面上固定着两个木桩,她把安德森拉到一个附近,她拿过一个从轮子上垂
下来的链子,在链子的最后有一个铁扣,然后她把链子固定在安德森的奴隶项圈
上。这样,她有和木桩连在一起了,她把轮子拉到了前面,有走到另外一个木桩
前面,同样把这个木桩上的链子固定在安德森的奴隶项圈上。   这样安德森被捆在两个木桩的中间,无论向哪个方向移动,都不会超过几个
厘米的距离。这些人对她的折磨还远远没有结束,她抓起安德森的右腿,向外拉
了半米左右,很快的用一个皮制的脚铐固定在她的脚腕上,这个脚铐有一个金属
环,同样有一个短短的铁链固定在木桩上。   尽管她的腿被分的很开,安德森已经没有心思去考虑这些事了,她所担心的
是如果身体上的假阴茎掉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她紧绷身上的每一块肌肉来
保证它不会掉下来(她现在才明白那些女奴为什么会有那么平坦的小腹,大概是
因为她们一直在象这样的使用她们的肌肉吧)。   亚马逊人拉过她的左腿,象右腿那样也上了脚铐,这时,“乓”的一声,假
阴茎从她的身体里落到了地上。   “哦,我想有人希望在被打一百下屁股了。”   亚马逊人把她的脚铐固定好,然后又准备把铁链拉紧。随着两腿被拉开,她
的头慢慢的变低,她们继续的拉短铁链,使安德森的两腿拉开,直到铁链被绷的
笔直。   “你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吗?”女奴看不见她站起来捡起了那个假阴茎,走到
她的身后,安德森看不见她。   “呜呜…”,她摇头表示反对,她可不愿意接受另外一次鞭打。尽管她的屁
股仍旧很痛,但是她知道,自己目前的样子,两腿分开成这个样子,一定是被人
抽打的、很诱人的目标。   “可能我们可以有个交易,”金发美女不停的点头,除了被打屁股以外,她
愿意做任何的事情。亚马逊人取下她嘴上的口球,“来吻我,强烈一点,张大你
的嘴,用你的整个舌头来吻我。”封口球一从嘴里取出,安德森马上尖叫着求助
(当然是不会有人来帮助她,并且她还会受到另外的惩罚,尽管目前还没有)。   为了让她安静下来,玛琳娜用自己的嘴堵住了安德森的嘴,金发女奴别无选
择,只能按她说的来做。她张开嘴唇,还没等她伸出自己的舌头,她已经感觉到
玛琳娜的舌头在自己的嘴唇之间了。   她把自己的脸尽量的贴向玛琳娜的嘴,如果激情的吻这个女人可以避免被打
屁股的话,她是愿意这样做的。   “恩恩…”安德森发出呻吟声,同刚才被堵嘴、打屁股时的声音完全不同。
这个亚马逊人的右手伸到了她的双腿之间,手指沿着她的阴户游走,然后把食指
伸了进去。   她的身体立即僵直了,她努力的尝试后缩,但是亚马逊人阻止了她,她把头
向后仰,但同时这个女人的头就向前伸,她的舌头一直伸着,深深的伸人到安德
森的嘴里。   “恩恩…”后面的呻吟比前面的充满了激情,玛琳娜的技术使安德森的身体
兴奋了起来,她想充分的发泄自己,但是身上的绳子使她只能通过自己的舌头来
表达自己的兴奋。她感觉到这个亚马逊人的舌头仍在自己的嘴里。她的舌头和玛
琳娜的舌头相互交缠,她渐渐的感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也从未想过的美好感受。   突然这个亚马逊人慢慢的退了回来,在她体内的手也缩了回来,捧起了她的
面孔,手指尖捏住她两腮的中间,使她的嘴大大的张开而不会伤到她的皮肤。另
一只手拿起那个假阴茎插入她的嘴里“舔干净,否则你会领到另外一顿鞭打。”   安德森低头看看伸到她嘴里的假阴茎的尾段,一分钟之前它还在自己的身体
里,现在它又在自己的嘴里,那上面的液体也是她自己的。她可不想另外一顿鞭
打,她认真的用自己的舌头舔着,逐渐的弄干净了它,当舔到尾段时,她更深的
吸到自己的嘴里。她知道,在成为一个顺从女奴的道路上,自己已经走的越来越
远了。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上一篇:【阿宝与姐酿了十年的美酒】(1-2) 下一篇:【宁雪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