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孽龙危机系列之邪灵春梦

孽龙危机系列之邪灵春梦



            孽龙危机系列之邪灵春梦


排版:zlyl
字数:63569字
下载次数: 33






                 1

  夏至夜之梦

  身穿洁白无瑕、锦罗白纱礼服的狄安娜公主,坐在梳妆镜前,视线落在胸前。
  代代流传下来的传统,婚纱礼服的胸襟处,大胆的裁开,再以刺绣作皱摺收紧,领子匹周缝上美丽的缎带缀饰。

  美丽的布料下,是闪耀着动人光采,如蜜蜡般柔嫩的肌肤。玲珑有致的胸脯,高耸的幅度令人心动不已。

  狄安娜公主被称为是特雷迪多之花,正是豆蔻年华的青春少女时代。

  「时间快到了,请快一点吧!」

  侍女玛帖露出声提醒狄安娜公主。

  (可是狄安娜公主根本就还不想出嫁!)

  动用两名侍女,服侍狄安娜公主穿上紧身的胸衣,将腰部束紧,扎成纤细的柳腰。

  狄安娜公主对这突如其来的婚事,心理上还无法完全接受,在犹豫、踌躇之间,不如怎么搞的,婚事就这么敲定了。

  关於结婚的对象,只知道是击退了住在影之谷,凶悍恶比巨龙的勇士,名字叫做「安卡士」的人。

  (虽说是击退凶悍无比巨龙的勇士,为什么我就非得嫁给这种素昧平生的人不可呢?)

  「可是,我还不想结婚,我还想多玩一玩!」

  不知道高、矮、、瘦,也不知道长得什么样子。

  搞不好也许是个奇丑无比的人呢!

  如此重要的结婚对象,却完全不清楚他的一切,总叫人忐忑不安呀!

  (如果是和以美男子着称、众所仰慕的威斯康丁王子结婚的话,就会好好梳妆,打扮的漂漂亮亮出嫁呢……)

  狄安娜公主把手上拿的羊皮纸彩绘的大肖像昼,一把捏紧。

  「无法原谅这些人竟擅自为我作主……」

 ⊥因为是堂堂的伯爵之女,有听命行事的时候,也有必须固执己见的时候。
  狄安娜公主噘着冽艳如红蔷薇般的嘴唇,突然将脸颊鼓约有如章鱼般的鼓胀。
  其实,老实说,狄安娜公主因为还很年轻,所以一心向往要嫁一个相貌堂堂的夫婿。

  「从刚才一直都在做什么呀?新郎倌已经在等着了呢!」

  长得魁梧、健壮的侍女玛帖露,将狄安娜公主的结婚礼服挂在手上。

  「不!我绝对、绝对不要结婚!」

  戴着美丽金、银、宝石编制而成的王冠,狄安娜公主紧抓住坐椅,被着一头长及背部的金发所编成的美丽长辫,不住的摇着头。

  「您在说什么呀!不要再闹瞥扭了!时间到了M要出去了!」

  一点也不为所动的狄安娜公主,将身子蜷缩在椅子上,顽强的抵抗着。
  「公主!您要是公主的话,就得有点儿分寸,可别再闹了呀!」

  玛帖露以紧抓双臂提肩的姿势,作势要将狄安娜公主从椅子上拉起来,她的双颊因而胀得通红。

  「嗯!喔!这个小鬼!喔!不!公主!……请您听话呀!」

  没想到,即使是身躯为狄安娜公主两倍胖的她,也很难以制服狄安娜公主那看似弱不禁风的抵抗。

  「抱歉了!」

  狄安娜公主反利用玛帖露的提肩姿势,一个漂亮的「过肩摔」,把玛帖露狠狠的丢了出去!

  「耶!」

  结婚礼服的裙摆哗啦的蓬开,掀起一朵美丽的浪花。

  「啊!哇!」

  玛帖露被公主一抛,内衣的蓬裙掀起,跌个四脚朝天。

  「对不起了!玛帖露!」

  狄安娜公主像箭一样的,飞快离开自己的寝宫。

  「啊!狄安娜公主!您要上哪儿去呀?」

  玛帖露一边抚摸着自己被摔得七荤八素的腰,一边惊恐的大叫。

  狄安娜公主上气不接下气的爬上边塔的螺旋阶梯,跑出回廊,越过小塔,出了边墙。狄安娜公主的双峰,随着奔跑的姿势,上下起伏摇摆着。

  城堡耸立在小小的高山上,从城壁往下一望,城下的景物尽入眼帘。

  而那里有着从型很熟悉的湖泊,将城堡的倒影映照在如镜面般澄澈的湖水中。湖面飘来的强风,拂乱了发丝及衣衫。

  「怎么办呢?」

  目的地看来只有映入眼帘的天守阁尖声的屋顶。

    ***    ***    ***    ***

  「嗯l来嘛!……」

  床上美艳的女性裸体,正风情万种的诱惑着安卡士。

  「啊!……主人!今晚我就是你的了!我要把自己献给你!」

  美女淫荡的打开双腿,就在臀部与大腿的接缝处,有着令人心旌动荡的神秘地带,显得「春」意盎然。

  「唔!不管啦l来嘛!」

  金色「草丛」中的神秘地带,是无以伦比的美艳动人。

  「今晚你是逃不了了!因为一个晚上都不让你睡呢……」

  (哇!受不了了啦!真的忍不住了啦!)

  安卡士的脑中,充满了年轻、属於降男子的丰富桃色想像力。

  突然!

  「不得了了!公主她…」

  侍僮撞开了厚实的房门,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

  「怎么一回事呀?」

  安卡士骑士上身穿着结婚典礼用的礼服,端坐在豪华的椅子上。

  「公主逃跑了!好像是把自己关在天守阁!」

  「啊!怎么会这样?」

  安卡士骑士方才脑子中,美丽的公主挥动手指、勾引着说着「来嘛!」
  的绮丽妄想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然在为了褒奖他好不容易打败巨龙,由特雷迪多伯爵亲自决定的婚礼仪式前,发生这样的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呀?

  「好像是要请阁下您为了成婚的事情,去哄哄公主吧!」

  叫我去「哄哄公主」,究竟该怎么做才好呢?

  安卡士瞬间好像想到了什么好主意般的站了起来。

  「真不愧是足智多谋、勇敢的骑士呀!」

  「哼!否则如何击溃巨龙呢!……快l!备马让我出发吧!」

  将椅子踢倒,准备步出的瞬间——

  「哇!啊!」

  鞋子一滑,他可跌个屁股开花了!

  「呜鸣!呜……」

  心想,这可是不能出糗、非得眷起身不可的一刻,於是腹部用力,两脚张开到最大的极限,屁股几乎就像要裂开一般的坐回到椅子上,并且保持镇定,故作无事状。

  (不成!如果在此丑态百出、紧张兮兮的话,可就得不偿失了!)

  「那么,我就出发了!」

  安卡士故作镇定的乾笑着。

    ***    ***    ***    ***

  天守阁的附近已经站立了好几个人,紧张的大叫着∶

  「公主!公主l点出来呀!」

  拼命拍打着门,高声喊叫的人好像是公主的男侍从。

  安卡士沉着稳重的配着剑跑来。

  「喔?这不是安卡士吗?公主把自己锁在天守阁了!虽然是想破门而入,但是不知道公主究竟做了什么,我们竟然进不去呀!」

  瓦根士的国王——特雷迪多伯爵对安卡士这么说道。

  「这会儿,除了从天守阁的屋顶,破窗进入之外,别无他法了,……而这当然就只有靠英勇的、历经百战的骑士的力量不可呢!」

  特雷迪多伯爵目不转睛盯视着安卡士。

  安卡士有着不祥的预感。

  「唔!难道这就是您要我来的目的吗?」

  「当然了!安卡士!除了你之外,还有更合适的人选吗?而且,在太阳下山之前,无论如何都要举行婚礼不可……」

  安卡士听了伯爵的话,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那不祥的预感,终於不幸应验了!

  (这么说的话,莫非是要爬上屋顶,从那里……)

  安卡士以非常哀怨的眼神,看着伯爵,就好像是小狗向主人偏着头、撒娇的表情。

  「啊…哎呀!」

  话说,安卡士是个「惧高症」的患者呢!

  「我、我…我…」

  安卡士百般无奈、支支吾吾的一边说着,一边登上天守阁的墙。

  (为什么我会遭到这种的不幸呢?)

  以大石头一块、一块堆叠在一起,砌成的坚固高塔,高高的耸立入云霄。
  (安卡士!拿出勇气吧x对不要向下看呀!因为看了,就会晕倒,人就会噗通一声掉下去呀!)

  安卡士眼冒金星,头昏脑眩,额头满是冷汗。

  太阳光是如此的炽热,灼烫着安卡士的后脑及背部。

  (鸣鸣!好可怕呀!不能看下面呀……)

  安卡士一步、一步慢慢的、默默的征服着垂直、耸立的城墙。

  伯爵嘱咐——绝对要把将自己关在天守阁的公主带回。

  而且坚持说「无论如何要在天黑之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安卡士瞥见下面,天呀!吓得屁滚尿流,天昏地暗,眩晕一片,彷佛就像要死去一般。

  「唉呀!鸣!再…再两步就到了!」

  两臂早已筋疲力竭,弯曲的手指就像痉挛般颤抖个不停。

  只要稍一不留神,就可能坠入地狱,像西瓜般跌落在中庭的石堆上,撞得血肉模糊吧?

  「哇!…啊、啊!春宵一刻近在眼前了呀!鸣鸣l去吧!加油了!」
  将全身的力量集中在手指上,尝试做誓死的悬垂。

  (只要再一下下……)

  而后,安卡士的指头变得坚定无比。

  额头的汗水涔涔滴落,滑入眼中。

  「唉呀!」

  (只要再努力一下下,美丽的公主就是我的了M可以和公主春宵一刻值千金了,加油吧!)

  心脏不由得砰砰乱跳,后脑勺的微血管也跟着振奋不已,血液几乎就要往上冲,真的是只要一点点的刺激,就会一触即发般的紧绷状态。

  虽然是这种生死交关的时候,但只要一想到要和狄安娜公主缠绵,下体的欲火就变得好像要爆炸开来一样。

  「哇!唔唔!」

  只不过是数秒,感觉上却像是永恒一般。

  嘿哟!嘿哟!身体一小步、一小步的向上攀爬。

  「呼!呼!喔喔!」

  胜利的目标就近在眼前了!

  安卡士拼命的抓住天守阁的窗户!

  (哇!哈哈!终於要到了!)

  使尽全力,抓住窗户的边缘。砰!

  「到、到了!」

  脑中出现了有羽翼的天使们,吹着喇叭欢迎着他的到来。而且如大雪般纷飞的彩纸从天洒下。

  跟着,手触到了天守阁的窗缘。瞬间——

  狄安娜公主从窗洞向外看,与安卡士正好对望。

  「哇!啊!」

  狄安娜公主美丽、可爱的容颜,让安卡士惊为天人,红艳的嘴唇像花瓣般的盛开着。

  「哇!」

 —闻一声惨叫,安卡士的眼睛一张开——

  双唇像爆炸开来的汽球,受到惊吓,安卡士手臂忽地失去力量。

  所有的重心都落到一只手上,如果手指一离开窗缘,身体就会失去重心,往下坠落。

  「呀!呀!呀!」

 ⊥在指头离开窗缘的瞬间,千钧一发之际,狄安娜公主抓住了安卡士的手。
  狄安娜公主的身体好像是钓一尾大鱼般的,呈抛物线的姿势挂在窗缘。
  「嗯!呀呀呀!」

  狄安娜公主的两只手奋力的抓住安卡士的左手。

  安卡士也使尽全力伸手,欲抓住狄安娜公主的两手。

  「嗯!」

  双眉紧皱在一起,两唇紧闭的狄安娜公主。

  安卡士丑态毕露的吊挂着。

  「啊!啊!…公主!」

 ⊥好像是地狱的钟摆般,安卡士的身体有节奏的摆动着。

  狄安娜公主像是要将安卡士的身体拉进室内般,奋力的苦战着。

  「快要不行了!别叫……」

  结婚礼服摩擦着城墙的石壁,发出沙沙的声音。

  狄安娜公主交叉两手,使出浑身解数、奋力的往上拉。

  踩着石壁,狄安娜公主紧张的弓着背脊。

  「这…喔!喔!」

  沙!沙!沙!沙!安卡士的身体拉上来一点点了!

  「怎么会这么重呀!」

 —始是手臂、头,按着看到了胸部,一点点的往上拉!

  「对…对不起…」

  安卡士很不好意思的说着。

  「嘿!」

  安卡士像趴在墙上般,拼命的往墙壁攀爬。

  「哇哇!喔喔喔!」

  终於,安卡士的身体被拉进了窗户里,进入了天守阁内。

  「唉呀!」

  安卡士的手一抽,狄安娜公主跌了个四脚朝天!

  「成功了!」

  狄安娜公主就跌坐在地板上。

  「得救了!」

  安卡士也呈大字型的摔倒在地上,气喘嘘嘘着。

  「哈!哈!……到底是…怎么搞的?」

  洁白无瑕礼服里的胸口起伏不已,狄安娜公主一边问道。

  「你呀!到底是谁?」

  「啊!哈!…我…我叫做「安卡士」!」

  (安卡士?)

  对这名字有一点耳熟。

  「难…难道,你就是即将成为我夫婿的那个人…啊?」

  「嗯!嗯…好像就这么回事!」

  安卡士一边上气不接下气的回答。

  「我,还不想结婚呢!」

  「喔!哈!哈!是听说「不想」…」

  两人都仰躺在地上交谈着。

  「第一点,我根本就不了解你!」

  「喔!於是把自己关这里…老实说,连我…哈…哈…也吓了一跳呢!」
  沉入山间的夕阳,从天守阁的窗户外面,照进了耀眼、美丽的橘黄色彩霞。
  「所以,这门婚事就作罢了!当作没提过吧!」

  「我呀!是没关系啦!不过周围的人会不会允许我们这么做呢!?」

  安卡士好像想到什么似的,转头注视着天守阁入口处的门扇。

  大门紧锁,还堆放了一堆的椅子、衣柜等的东西。

  「总而言之,这样也不是办法,先开门再说吧!?」

  安卡士站起来以后,就伸手去拉狄安娜公主。

  突然!安卡士的双腿失了力,重心不稳,冷不防地跌倒在狄安娜公主的柔软躯体上。

  「唉呀!」

  安卡士的指尖滑过白纱礼服的胸前,落在腰际处的地板上。

  「哇!」

  安卡士的双唇正好和狄安娜公主甜腻的红唇重叠在一起。

  一股甜腻、微酸的香气。

  「哇……」

  一瞬间,狄安娜公主的全身像火般的燃烧起来,眼睛半闭,双唇也恍惚了起来。

  当狄安娜公主惊愕的张开双眼,礼仪教养让她鲜红了双颊,一把推开安卡士。
  「哇!」

  安卡士仰脸,看到狄安娜公主的秀发披散在地板,翦翦双闪耀着奕奕的光彩。
  「讨厌!」

  狄安娜公主一边震撼於接吻的馀韵,踌躇的别过脸去。

  安卡士虽然上半身是起来了,但下半身还黏在狄安娜公主的身上,忽地觉得大腿一阵温热。

  「哇!啊!哇!……」

  安卡士的心脏现在就像火山爆发一般的跳动不已,而双腿之间彷佛有股热气飞扬,今人振奋。悸动的心情,使心脏像要爆炸开来般,而狄安娜公主也是一样的。

  四目交接,安卡士探索着狄安娜公主的表情。

  长裤里,胀大充血的分身几乎发痛。

  「唉呀!」

 ⊥好像电击一般,使狄安娜公主也颤抖了。

  「对、对不起!」

  安卡士飞快的跳起来。

  啪!狄安娜公主突然打了安卡士一记耳光,像拨开他似的,跳起身来。
  「好痛!」

  安卡士手抚着脸颊,随着一阵刺痛,知道自己的脸现在一定像火焰般的通红。
  夕阳西下,沉入山间。

  夜像一张黑色的大网,很快的罩住了大地、罩住寂静的高塔。

  安卡士点燃天守阁的烛台。琥珀色的灯光,在微暗中映照着两人的身影。
  「喂!特雷迪多伯爵非常的担心你呢!是不是这件事也应该结束了!?」
  安卡士以担心的口吻问道。

  狄安娜公主沉默的摇着头。

  「可是,特雷迪多伯爵叮咛我,无论如何要在太阳下山之前,把公主带回去的!」

  狄安娜公主用手拢拢头发,强烈的摇头,表示不要。

  安卡士从狄安娜公主的身上,彷佛看到了自己的妹妹。

  妹妹们也是一样,虽然从小对哥哥一向言听计从,却在长大、变成豆蔻年华的青春少女时,都不肯再听哥哥安卡士的话了呢。

  (真是拿你没办法呀,简直是……)

  对於安卡士而言,成为伯爵的乘龙快婿,实在是始料未及的事。

  (老实说,也没有真的把能给击退呀!呵呵……)

  眼前的公主是如此的美丽。从第一眼看到,就令他坠入情网了。

  烛光下,卷翘的睫毛、高挺的鼻梁、以及红润的双唇,在在打动了安卡士的心扉。

  「拜托你!站在我的立场想想!伯爵叮咛我「无论如何要在太阳下山之前,把公主带回去的!」你却说,不想举行婚礼……最后还把自己给关在这里。」
  安卡士叹息着。

  「好不好呢!?因为你救了我一命,所以我会支持你的,可是如果继续这样僵持下去的话,又该怎么办呢!?」

  从方才开始,狄安娜公主就一直怪怪的。

  安卡士一看,知道了狄安娜公主的视线也到处游移着。

  「拜托!让我安静一下!」靠着墙壁,双手抱膝,狄安娜公主这么说着。
  外面也不时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从窗户往外看,中庭点燃的火把,映照着天守阁。

  攀爬天守阁花了相当多的时间,也因为天色已暗,之后就再没有派人攀爬塔壁了!

  屋内开始出现阵阵的寒意。

  安卡士耸耸肩,望向狄安娜公主处——

  狄安娜公主的身体冻得发抖。

  安卡士将窗帘布拆下,走近狄安娜公主的身边。

  「嗯…我想这会有点帮助,我们要不要出去了?」

  安卡士在狄安娜公主的跟前跪下,将窗帘布盖在狄安娜公主的膝上。

  狄安娜公主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怎么了?」

  「没…没事!」

  狄安娜公主心里非常的混乱。

  自己所拒绝成婚的对象——安卡士,看起来好像一点都不像坏人。

  狄安娜公主开始动摇,心神不宁了起来。

  「好冷喔!」

  安卡士冷得拱起背来,就在狄安娜公主的身边坐了下来。

  狄安娜公主的身体蜷缩成一团。

  安卡士也感受到了狄安娜公主的紧张。

  心脏开始「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

  「嗯……」

  为了舒缓狄安娜公主的心情,安卡士开口应着。

 ∩是,一旦看向狄安娜公主,安卡士的视线就不由得落到衣服的胸口,那高耸的美丽弧线及深深的乳沟处。

  本想舒缓心情说说话的,反而因为兴奋,而为之语塞了。

    ***    ***    ***    ***

  「嗯…真的是不妙了!太阳都已经下山了!到底那两人还在做什么!?」
  特雷迪多伯爵担心一直未从天守阁下来的新郎、新娘。

  「如果被魔鬼发现了,可就糟了!」

  站在伯爵身旁,满头蓬乱头发的老臣这么说着。

  「会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呀!?」

  「正式的协定,又有什么法子好想呢?」

  「嗯!我有不祥的预感!」

  特雷迪多伯爵不觉的握紧了拳头。

  「焦急是无济於事的!」

  「那个时候,如果不要订下这种约定,今天就不会如此的忧心忡忡了!」
  老臣意有所指的说着。

  窗外,靠近威康斯城的天空中,开始刮起了龙卷风。

  「可是,伯爵您是为了固守领土及城民,才会做下这种约定的呀!……」
  「唉!难道没有更好的方法了吗?」

  特雷迪多伯爵焦急的踱着方步。

  「看来不速之客好像要来了!」

  老臣指着遥远的天空说道。

    ***    ***    ***    ***

  「那是怎么一回事呀?」

  发现窗外景象大变的安卡士,告诉狄安娜公主。

  天空突然变得一片漆黑,滚滚的云层快速的袭卷、覆盖过来,就像龙卷云般移动着。

  安卡士盯紧云的动向。

  狄安娜公主从安卡士的身后,抓住他礼服的燕尾,也看着天空的变化。
  龙卷云的漩涡,快速的飘向天守阁的方向

  「哇哇!哇!…怎…怎么会这样?」

  狄安娜公主和安卡士很快的离开窗边。

  呈螺旋状扭转的卷云,发出青白色的光晕,从天守阁的窗户中飘了进来。
 №云在天守阁的地板上绕转,说时迟、那时快,就出现了一个人形。

  青白色的光,亮的刺眼,让人无法逼视,慢慢的,安静下来,发现站立在那里的,是一个披着一身道袍的男子。

  乌黑的长发,端端正正的相貌。那是神似威斯康子王子肖像,英姿焕发的男子。

  「嗯!长得真好呀!狄安娜公主!你太美丽了!」

  穿道袍的男子眯着眼说道。

  「我来迎娶狄安娜公主您了!」

  「什么呀!?」

  狄安娜公主虽然是告诉安卡士「自己还不想结婚!」,但从方才开始已经将安卡士认定为是自己的夫婿了,所以不免傻了眼。

  「我的名字叫做巴鲁多男,遵照十五年前和特雷迪多伯爵的约定,来迎娶狄安娜公主了!」

  虽然这么说,可是安卡士还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

  「说是……「约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巴鲁多男把长袍的袖子打结,就要伸手去拉狄安娜公主。

  「救救我呀!」

  狄安娜公主躲到安卡士的身后。

  「如果你阻碍了我的好事,我就绝不原谅,一定把你变成石头!」

  巴鲁多男的眼中闪着邪恶的凶光,五彩的红光迎面飞向安卡士而来。

  咻!咻!

  「啊!」

  安卡士为了闪躲,抬起鞋子将强光挡了回去!

  不料,接触到闪光的鞋子竟变成了化石,从安卡士的脚上掉落。

  「阁下,您是魔法师呀!?」

  安卡士的背脊不禁发凉。

  狄安娜公主紧紧抓住安卡士的手臂。

  「我可不是一般的魔法师呢!?」

  「那,您是什么人呢!?」

  「人称我是……「魔王」!」

  冷汗从背脊骨冒了出来!

  「什么?「魔王」!」

  「小心了!这回我要把你的身体变成石头,如果你不想变成石头的话,就乖乖的把公主交出来吧!」

  「说什么话呀!?」

  虽然嘴巴这么说,一接触到对方敏锐的目光,也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他这个人,可是制服巨龙的勇士,绝对不会输给魔王你的!」

  紧紧抓住安卡士的狄安娜公主叫喊着。

  「喔!这可就很有趣了!击退巨龙的勇士要向我挑战吗?那我可要见识、见识了!」

  巴鲁多男不怀好意的冷笑着。

  「唔…嗯!」

  安卡士心里很想赶快从那里逃脱,只是因为受狄安娜公主之托,才没办法逃之夭夭的。

  「来!加油了!」

  狄安娜公主猛地拍了一下安卡士的背,给安卡士打气。

  「哇!啊!哇哇哇哇!」

 ⊥这样双手胡乱飞舞、挣扎,从巴鲁多男的头上偷袭。

  安卡士好像要被巴鲁多男撂倒一样。碰!碰!

  巴鲁多男的身体,被一道红光罩住,四周飞散出火花。

  安卡士以滑垒的姿势,飞弹出去。

  「哇!哇哇!……」

  安卡士滑向大理石的地板。红光的碎片击向安卡士的身体。

  「哼!」巴鲁多男不屑的笑着。

  「这种三脚猫的功力,竟然敢向我单挑?」

  即使被巴鲁多男轻蔑的挑衅,安卡士只是紧咬双唇,斜视着巴鲁多男。
  「这…唉哟!」

  安卡士勉强站起身来,介在狄安娜公主与巴鲁多男两人之间。

  (没错!我也没有和巨龙交手,不过,我可没有落荒而逃喔!)

  安卡士手持长剑,与巴鲁多男对峙。

  「把狄安娜公主交出来!」

  巴鲁多男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的说着。

  「岂有此理!」

  无意识中,话语冲到喉头。

  非保护公主不可……

  「我有保护公主不可的义务!」

  「有趣!有趣!」

  巴鲁多男在胸前比划着!

  「那么,可饶不得你了!「达-哈-迪龙-哈拉夏德……」!」

  身体随着咒语,离开了地板。

  巴鲁多男摆动着手臂比画,对着安卡士发出一阵阵灼热的红光!

  咻!咻!

  「阻碍我的人,只有一死!」

  从近距离推向自己的红光,刹那间发出巨响,袭击安卡士的身体。

  「哇!」

  强烈的红光被安卡士的长剑克住。锵!

  「唉呀!」

  随着可怕的爆裂声,安卡士的身体倾倒,受不了这种冲击,为了保护狄安娜公主,将她推向一旁。

  安卡士翻了个大跟斗,把家具等都撞倒在地,人也被飞弹到墙上。

  「呀!」

  安卡士的身体以防卫的姿势起身后,红光却像失去力道般,涣散开来。
  「什么!」

  巴鲁多男对眼前的景象难以置信。

 」然眼前的对手,面对如此强劲的红光,却对他毫发未伤,简直太难以置信了!

  (竟然有如此奇怪的事发生?)

[ 本帖最后由 zlyl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snail928 金币 +5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  
<
上一篇:情奔芙蓉心 下一篇:绝代双娇前传